笔趣阁

一夫双妻

笔趣阁 2023-11-27 10:06 出处:网络 作者:[db:作者]编辑:@028aab.com
  我的婚姻,执行的是一夫双妻制,她们是姐妹,也是母女,而且相当的美艳。就连优秀老党员兼公务员老爸都很支持,更不用说老妈了。而死党阿呆,更嫉妒得两眼发红,这令我每天都快乐不已。


  我的婚姻,执行的是一夫双妻制,她们是姐妹,也是母女,而且相当的美艳。就连优秀老党员兼公务员老爸都很支持,更不用说老妈了。而死党阿呆,更嫉妒得两眼发红,这令我每天都快乐不已。

  阿呆是死党齐军的外号,我刚进那所着名的农业大学,就发现同寝室的一个渣滓,什么事都呆头呆脑的,例如去食堂打饭,买饭票,洗澡等最基本的生活常识,都懵然不懂。于是我当即呼之为“阿呆”,群众也热烈响应,阿呆的美誉不久就疯狂被传播。渣滓就是齐军。

  这下糟了,我惹着麻烦了。阿呆为感谢我的深情厚意,开始亲近我,对我进行精心的研究,一个月内,为我创作了上万个外号,可惜费尽心思一场空啊,群众不认可,看到阿呆为我苦苦思索,我就大乐。大二的有段时间,我对兰草进行了研究,并发表了一系列的相关文章,主要是锻炼自己的摘抄,综合能力。

  某天,阿呆灵感来了,这样发言:“兰草,很好,很香啦,你长得这么帅,又成了研究兰草的专家,干脆叫香帅算了。”我当场坚决反对,因为我身高只有一米六六,五官也很普通,我有自知之明。但反对无效,这个外号在群众中奇迹般的就传了开来。

  过了一段时间,我代表系上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题目是《做一株美丽的兰草》,在比赛现场,阿呆组织了一个合唱队,当我演讲的时候,他们就三分钟唱一次“香帅好香,香帅好帅”,由于阿呆的破坏,我不但没有获奖,反而和他一块受了学校的处分,因为学校认定是我与阿呆合谋。但我俩从此名声大振。

  大学四年,我玩了十个女人,阿呆只有五个,看见他气愤的表情,我开心得要命。大学毕业我分到了省农业厅。阿呆进了一进出口公司,用他的话是玩玩。其时,他的老爸已由市长荣升省长了。

  在农业厅,我发誓要上进。大家上班前,我已抹净桌椅;大家下班了,我还留下来收拾。半年后,办公室主任升为副科长,本室的清洁工闲来胖得不得了,以致于追着要打我。而可怜的我却瘦成了竹竿。新主任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就鼓励我再接再励。

  但阿呆来了,坏事来了。那天,阳光明媚,阿呆和他的女朋友站在办公室门口,大喊:香帅香帅。我没有理他,但他蔑视纪律,只身就冲了进来,并把我抓起来了。全室的人,目光齐刷刷的聚焦在我的身上,有人惊呼:“省长的公子——-”,我赶快与阿呆走了出去。马上,香帅这个名字传遍了全厅。

  在饭厅,当我痴痴的望着阿呆的女朋友时,阿呆大声嘲讽说:“没有老师的管教,素质更差了。”我承认,但那女人太美了,苗条,长发,白皙,当然,与我后来的老婆相比差得远,但当时我却相当失态。也致那顿饭没有吃出滋味。

  第二天,连厅长都主动给我打招呼。不久,一个副厅长的远房亲戚来追我了,我当时处于饥渴型,要答应下来,这个女人也追得我积极,天天到我办公室,天天到我宿舍。

  后来,阿呆来了,他嘴一撇,说:“这样的女人你都要,简直是畜牲。当然,你——哈哈哈”我这才真正的感到这个女人是那样的丑,除了胸部丰满外,别无他处。于是,我恶毒的将她驱逐了。但不久,我的年度考核竟然不及格,说是群众的意见,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就打了新主任,让他趴在了地上。

  我的年度考核还是及了格,但办公室的灰随时都有铜钱那样厚了,大家对我还是很热情,但我的心却很冷。碰巧农业厅要派一个人下乡去锻炼,时间是两年,于是我就报了名,也打电话叫阿呆给他父亲说了说。走的当天,全厅的人都哭了,哭得最厉害最响亮的是新主任,他哭得在地上滚了二百圈以上。

  就这样,我到了荷花县,路很坏,车很颠簸,人差点被簸死的时候才到。说是县城,只有那么两条街,后来,我又到了这个穷县中最穷的一个村——竹叶村,没有公路,全凭两条腿,我走了两天两夜,要走死了才到。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片密林,到处是流水,到处是瀑布,土地潮湿,鲜花漫山,植物们一片生机勃勃。这个村有百多户人家,基本是单家独户,人们过着自耕自足的生活。男人们外表都很高大,但极憔悴和苍老,大约生活太艰苦吧,二十多岁就好像四五十岁的人啦,而女人,皮肤却都很白皙,牙齿也又白又亮,这里有好多美人儿呢。

  我住在村长珠海大哥那里,他是个转业军人,算是有点见识。但却整天很少说话,总是在吸烟。,一幅阴郁的样子。他很高大,大约有一米八几,脸上有一块巨大的伤疤,没有胡须,头发乱蓬蓬的。听说以前他不是这样,性格相当的开朗,外表也很整洁,有一次在山上遇到狼,虽然杀了狼,自己却负了重伤,伤愈后才这样的,人啊,有时真的会变啦。

  大哥的家虽然一样是茅草屋,但却出奇的干净,没有邋遢没有污秽,一切都是那么整齐,那么精美。这些,就全靠大嫂了。珠大嫂是这个地方美人中的美人,岁月使她成熟,却并不苍老,有的只是更加的艳丽和妩媚,以及浓得不能化解的女人味。她的头发很长,像乌云那样浓浓黑黑的,把她的颈子映衬的如玉一般,眼睛也很大,里面有水波在涌动,一闪一闪的,而闪在其中的,又似乎有一些愁苦,令人不能捉摸。

  胸部是那样的肥大,肥得迷昏死人,大的吓昏死人,第一眼,我虽然没有死,但我的阴茎却差点硬死,很丢人。另外,她的腰也很细,很软,一米七左右的身材,那两个屁股简直是绝配,肥的愉快,肥的匀称,肥的美好。这绝对是熟女中的精品,我一辈子都没有看见,连听都未听过。

  而他们的女儿花儿,大约有十八岁吧,比我高,花儿的美,美在清新,美在自然,美在每一个器官的精致,她的眼光,充满了快乐,充满了跳跃。母女俩人,她们的肌肤,就是污秽沾在上面,都是最佳的装饰。只有这样的地方才会养育这样的美人。我以前玩过几个城市的美女,但她们是化妆品的产物,经不得检验。一比照这对母女,我就要严重鄙视她们。

  第二天,我手拿一把大刀(珠大哥反复叮嘱,说他自己有次没有带刀而遇到狼吃了大亏),开始在全村巡视。这里太穷了,家家茅屋,烧的是柴,一个商店都没有,只有一所小学,学生读到四年级,就要到很远的乡中心学校去,老师们全部是初中生。许多孩子也只读到四年级,就辍学在家,路太远了,花儿就是这样的。但这里有丰富的篮竹。

  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组织一个马队,把这里的篮竹编成的工艺品,运出去卖,然后买日用品进来。这样全村的生活水平不就提高了?不久我到县城去了一趟,取回了叫父亲汇来的几万块钱,买了十匹马和一些日用商品,特别买了很多女人的衣服和首饰,浩浩荡荡回到了竹叶村,整个村子马上沸腾了,比过年还热闹,我把马和商品分给村民,然后安排了任务,让大家在家里做我布置的篮竹工艺品。隔段时间好让马运出去,又顺便带回一些日用品。村民走后,我把衣服和首饰拿给大嫂和花儿,大嫂只推辞了一下就笑着接受了,虽然她的笑还是有些苦,而花儿,却心花怒放像真正的花儿啦。我虽然花了钱,却大乐。

  半年后,村民们的生活就有了很大的改观,大家的精神都振奋起来,个个欢天喜地的。但珠大嫂眼里的忧愁却并没有改变。珠大哥的阴郁也仍在。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后来,我闲下来的时间,就辅导花儿学习,好美的姑娘啊,我不忍心她荒废了时间。同时,我早就忍不住很喜欢她了。她也很听我的话,字愈写愈秀美。

  树林里有许多食肉动物,我也曾经遇到过,是一只狼,但奇迹般被我杀死了。全村都很佩服我,珠大嫂的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温柔。而花儿却是反复叫我讲,讲的这个情节成了经典,后来讲给阿呆听,阿呆破天荒没有冷嘲热讽,而是大笑不断。竹叶村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大家和我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许多青年都成了我的哥们。而珠海大哥一家,更是视我为亲人。

  光阴似箭,还有半年,我就要离开这里,我有点伤感,但真正的好运也来了。有一天我在树林里闲逛,突然发现了一种兰草中的珍品,大概有十来棵吧,我差点乐昏死过去,这种兰草,外面已经绝迹,每一棵价值上百万。

  我立即进行了研究,一定要让它繁殖,一定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兰草王国。我划定了范围,让人看守,这种花是受不得任何干扰的,特别是雌雄交配的时候,如果受了一丝干扰,很可能就没有后代并枯萎了。同时,它还需要一种特别的微量元素。那段时间花儿几乎每时每刻都呆在我的身边,协作我精心培植兰草,对我很体贴,很温柔。我知道她很喜欢我,因为每次一提到我要走,她的眼睛便马上有点雾,有的红了。

  一天晚上,珠大哥拿出了一瓶酒,两盘肉,我和他对喝起来,大哥说:“老弟,这里不是你的久留之地,你迟早要走的,我的花儿喜欢你,看样子你也很喜欢她,她虽然才满十八岁,但我和你大嫂也很中意你,我把她配给你,你把她带走吧,你要好她一辈子啊,好不好?”我先是大惊,随即狂喜,各位,我并不是善人。这样的极品,给我当老婆,我要定了。

  我开始对花儿有了一种性的饥渴,我这才发现她的胸部好肥大,眼睛好迷人,整齐洁白的糯米小牙,好白嫩的肌肤,她是真正的幽谷里的一株兰草哇。而单是玉一样的脖子,也能让我联想半天了。

  我要出一次山,主要目的是买避孕药,因为大哥大嫂都希望我和花儿能早点把喜事办了。我也想早点玩翻她,但绝不能因此怀上孕。这里条件太差了。

  避孕药买回来不久,我和花儿就举行了婚礼。晚上,众人散去,我又四下侦察了一番,确定已无人偷听,才放心地,快乐地搂住了我的新娘,我的花儿。这个夏天的夜晚,花儿穿着一件裙子,刚刚洗过澡的身子发出浓浓的处子香味,头发很湿,我知道她早就想了,她的眼睛欺骗不了我,她很早熟。在半推半就之下,我把她身上的一切都脱了下来,肥大,结实,坚挺的乳房,一下子就弹了起来,极像两只鸽子,而红红的乳头坚挺着闪烁着光芒,她的逼,白而嫩,被稀稀疏疏的阴毛可爱地掩覆着,同时,整个身子的肌肤像丝绸般,滑腻细嫩,白得耀眼

  我拥住啰嗦的她,正低头想含着她那娇嫩坚挺的处女奶头时,突然,门响了,珠大哥一声不吭地走了进来(这里的门是关不牢的)。“我,我来看看你是怎样爱我闺女的。”喝过酒的大哥望着我闷闷的说。“变态,太气人啦”。我在心里咒骂到。但我是怎样的人大家都知道,无所谓,我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一下,只说了一声:欢迎。然后就开始把这具玉体从头到下的慢慢的,精心的,用有力的双手和舌头,像文火般细细的烘烤,蹂躏,根据经验,再文静的女子也会变成荡妇。

  我是老手了,再骚的女人在我的身下也要投降,何况未经人事的花儿呢?不久她就开始呻吟起来,很细很低,同时她的肌肤已经有了一颗一颗的汗珠,其实当时并不热。后来,我不断的用舌头挑逗着她的又大又红的乳头,一直让她不自觉地大幅叉开大腿,将那迷人的私处暴露在我的面前,并死命把我的头按向肥肥嫩嫩的逼口,当我的舌头卷进逼洞时,花儿身子扭动的强度之大之猛,简直与烈马相似,差点吓了我一跳。而淫水之多,之粘,也令我狂喜。

  我继续控制着自己,继续用手和舌去折磨,去蹂躏,去烘烤着花儿那丰满,白嫩,光滑和不断扭动的身子。女人的第一次必须很淫荡才不会由于破处而痛苦。这是我消灭三个处女得到的宝贵经验。我力争想象自己在做粗活,在电脑前打字,在给色狼网里的原创色文拍砖,总之,我竭力降低着自己的刺激。

  后来,情欲的文火把花儿烤成了荡妇,她的双乳早就又挺又翘了,而她最美,最淫荡的地方,稀少黝黑的阴毛已被自己的淫水肆虐得泥泞一片,于是,白嫩肥硕的两片阴唇就从阴毛里强烈地绽放开来,红红嫩嫩的肉洞也不顾一切地露出了小小的口子。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我的肉棍刺了进去,彼此没有温柔,只有狂野,没有爱护,只有撕裂。“老公,我痛啊,老公,我痛啊——”花儿大声呻吟着,我并没有停止动作,我只是语言安慰着,安慰着,不久,花儿的喊痛声消失,而呻吟却在肌肉的撞击声中继续,太白太嫩,太美太猛了,我自我控制的能力还有待修炼,因为,不久,在花儿凄惨的呻吟里,我猛烈的浓精就射进了那个小小的肉洞抬头看,珠大哥早就脱下了裤子,一根肉棍软弱的垂着,没有阴囊,只有一个伤疤。“很好,像狗!”地下留下一滩污秽,珠大哥冷酷地说,站起来转身走了。

  后来,我知道珠大哥是个废人,他的睾丸就在那次与狼的搏斗中被狼抓坏的,难怪大嫂的眼光-------知道了珠大哥的秘密,想到珠大嫂丰硕性感风骚的身子,以及这基本不会隔音的房间,我知道,不出意外,大嫂熬不了多久也将躺在我的床上了。

  花儿尝到男女之间那种巨大的快感后,非常积极,接下来的日子,只要有时间,不管白天黑夜,她就和我躲在屋内进行肉搏战,床,已坏了三次。而花儿在第二天晚上,她的逼洞就开始包裹着我的阴茎抽搐,喷射,同时在我的身下啰嗦:“老公,我尿尿啦,老公,老公,我尿尿啦,不要钻我啦,啊。”刚刚成为少妇的花儿从此就次次被我推到了性的高峰。每次她这么一叫,我抽出阴茎,都会看见龟头上布满了她射给我的浓浓亮亮的阴精。很快花儿的双乳就像巨大的白兔,在她胸前跳跃着了,肌肤,也湿润的更厉害,而眼睛,清澈中有着浓浓的性欲,所有的一切,都显示了我那雄性力量的伟大。

  珠大哥几乎每次都来观战,当我们平静下来,相拥相偎的时候,他总是说着这么一句话:很好,像狗!然后转身离去。从第四天起,大哥也给我们一样的全裸,每次他的地下,都留下一团污渍。比我估计的时间提前了好多,一个月后,大嫂就亲自赤身上阵,加入到这场旷日持久的肉搏战中了。

  那天晚上,我们又快乐的干了起来,照例大哥在旁边观摩着。当花儿的阴道开始强烈的抽搐,我老经验深深顶住的时候,当时凝固的空气里,只有花儿的呻吟在歌唱。不经意,我突然发现了全裸着的大嫂正站在大哥的身边,媚眼如丝地望着我俩,两手不断疯狂的挤压着自己肥大的不得了的双乳好刺激,终于自己送上门来了,我一下爬了起来,从花儿的肉洞中拔出阴茎,快速走到大嫂的身边,一下把她拥入怀中,同时,腰飞速的一降,一沉,布满女儿浓浓亮亮淫液的阴茎就这么穿过母亲浓密的阴毛,杀进了她的肥逼,然后我马上快速充实,猛烈的抽插起来,这一系列的动作,是那么的干净利落,是那么的孔武有力,以至于大嫂自然的搂住我的肩膀,配合着我,被我猛抽了数十下,才清醒过来,高声呻吟着猛推我,大哥在旁边看着我们。兴奋的观看着,这个女人,她的饥渴,她的肥硕,足以抵挡任何男人的攻击,我一下把她掼在了床上,掼在她女儿的身上,同时翻过她的身子,使其与花儿面对面,好让两对肥乳相互挤压,然后豹子般压了上去,从她身后,阴茎一顶,就进了阴道去,呻吟没有一丝的停顿,战斗很激烈,肉体撞击的声音,呻吟声,两个女人的反抗声,我进攻的呐喊声,组成了一首交响乐,后来,我边日着大嫂,边用力强迫她俩交替亲吻彼此的奶子。

  她俩都呻吟着求饶着“不要阿,不要阿”,但最终还是被迫做了,我太喜欢了,我交替着疯狂地日着她俩,强迫她俩相互作爱,我坚决的☆☆着她们的反抗,第一次很关键,很大程度决定以后她们能不能让我双飞,我不断地强迫她们的白嫩丰硕的肉体互相纠缠.后来,两个女人由被迫渐渐自愿,因为,男人只有我一个,她们鼓胀的性欲需要发泄。

  而我一面日着她们,一面宣传:“你们都是我的妻子啊,我发誓一辈子爱你们,我喜欢你俩这样,你们是我的好妻子啊,不要害羞,我喜欢你们这样哇。”“不要阿,不要阿”母亲后来竟然主动把自己的肥逼凑到了求饶的女儿嘴边,并一下子喷射了淫液,喷得女儿一脸都是,同时母亲那肥大熟透的逼洞,惊天动地的和自己的阴毛一起抽搐开来,我放开了一切,把阴茎刺向了大嫂的最深处。精液猛烈的渗透着大嫂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细胞的细胞。肥得好爽阿,白嫩得好妙阿。“很好,像狗!”大哥赤裸着转身离去了。

  后来,我和大哥把床做得相当的牢固,就算十个人睡在上面,也能承受。从此母女俩在床上与我双栖双飞,即使怀了身孕,高胸肥乳,我们也没分居过。母女双飞的难度这么大,为何如此容易呢?高兴之余,我问她们的原因。“那是你好坏阿,我们被玩的兴奋得不得了,你又说我们是你的妻子,永远都爱我们,而且喜欢我们这样。说老实话,一个女人,只要能得到她丈夫喜欢,管它什么方式呢?”她俩回答。当然我太高兴了。后来大嫂的忧愁很快就全部,彻底的消散开去,幸福的光彩洋溢在了她的脸上,所有的村民,都说大嫂更年轻了,最多三十岁。风情万种,在大嫂的眼睛里安营扎寨了。

  兰草已增加到四十棵,但长势并不好,我知道那个地方土壤里兰草所需要的微量元素已经有限,而两个女人又要避孕药,需求量太大,我决定出山,把兰草也带去。

  到了省城,碰巧那里在举行全国兰草大展销。我通过阿呆的父亲,赶紧化名参加了。在全场的惊诧中,我的兰草一销而光,扣除税收,净赚三千五百万。

  我在省城买了别墅,并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到了房地产中,当然,这一正确的投资日后给我带来了巨额的利润。后来,我买了许多东西,其中当然也有避孕药,凯旋而归了。

  从县城到竹叶村的路途中,有一匹马不幸掉下了悬崖,好在人没事,不然就乐极生悲,彻底完蛋。

  回到小村,已是一月以后。送走前来问讯的村民,吃了饭,洗完澡,走进房里,俩个女人也是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等候多时,而珠大哥,也光乎乎的等着观摩了。残酷的战斗开始,激烈的厮杀声,竟然把屋顶上的茅草都掀了。

  “很好,像狗。”大哥留下一滩污秽走出去,激情后的我和两个女人开始寻找避孕药,后来,我才想起在那匹掉下悬崖的马身上。快乐的节目坚决不能停止,两个女人的态度异常坚决,我也只好坚决奉陪到底,不到两个月,两个女人的乳房就肥的不得了,肥肥嫩嫩的逼洞也始终微微张开着小口,两个早晨起来,还开始呕吐,到处找酸的东西吃,连白痴都知道她俩已经怀上身孕了。

  剩下的兰草数量很少,长势更差,我知道这里养育兰草的那种微量元素已经基本耗尽,看到两个女人的反应,我决定回去,下乡锻炼的时间早就超过,当然,农业厅的工作我早就无所谓了。

  到了省城,他们三人对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兴奋不已。到了别墅,面对家里的富丽堂皇,三张嘴巴,更是长时间成了圆形。我抚掌大笑不已。巨大的幸福使两个女人更加艳丽非常。后来,大哥自愿当了园丁,不久,花园就百花齐放,一派生机。而两个女人,怀孕反应期一过,就爱上了时装,首饰,她俩尽情地花着我的钱,她们更美了,而我也更加的快乐

  在我再三邀请下,毫不知情的阿呆来了,当走进别墅,特别是当我引见两个极端漂亮的妻子时,果然不出所料,他倒在了地上。

  另外,我的父母也同意我的双妻制。优秀老党员兼公务员老爸说:“这么漂亮,就连白痴都会同意的。

  春天,天气永远都是那样好,夜晚的床上,我的两个妻子赤条条的,露着两个大乳,高挺着腹部,雪一般并排偎依在我的身边我愉快的摩挲着她俩雪白的肌肤。“我发觉你父亲有一句口头禅——就连白痴都怎样。”小老婆小声说。“对,女儿说得对。”大老婆很同意。当然,我也愉快的同意了。

  后来,我带着大老婆到农业厅去辞工作,全厅的渣滓都鼓圆着眼睛,长流着口水,以致厅内成了小河,我们办好手续出来,而办公室新主任还坐在一个木盆里边划边追,大声嚎哭着:“好美呀,我要看呀。”简直丢人现眼,如果带小老婆来,铁定出人命。

  阿呆整天纠缠我,要我带他到竹叶村去,我知道他想向我学习。当然,那里我是很喜欢的,我决定抽时间哪天和阿呆再去那里,顺便投一点资,把竹叶村建设成一个新农村的典范,以回报那里善良勤劳的人们。羡慕楼主的好福气,也谢谢你无私的分享极品的女人,极好的性爱伴侣。楼主好享受。楼主这篇文章语言运用的不错,很幽默,生活情趣丰富,就是虎头蛇尾了一点,算是个小遗憾吧。找到好贴不容易,我顶你了,谢了厉害,值得顶一个虽然看过了,但是也支持一下吧!不经意间的一件小事就可以成就一段桃花运
0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