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柳插花 0105章 红月闪旋 A
作者:末日的逍遥      更新:2021-06-09 20:22      字数:2279
  红月看着几个小混混一般的兵勇历练者围着自己嘻嘻哈哈,圆圆黑晶晶眼珠轱辘一转,心里高兴的不得了,这下有好好玩的啦。
  季红月再次盈盈一笑:“我不白要你的钱,不如我们打个赌!”
  何小靓真是哈拉子在往下流,没想到小姑娘刚才没有骂自己,反而一副笑嘻嘻的花容表情,连忙用衣袖一擦:“没关系,没关系,你要多少都没关系,不用打什么赌。”
  季红月柳眼一杨,捂嘴嘻嘻一笑,略带挑逗的表情:“你还怕个不成!”
  何小靓和几个粗鄙哪里见过这个,何小靓忽然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几个队友一起起哄:“赌就赌,几个大男人还怕个小姑娘。”
  何小靓这2货心花早就怒放的到了天上,太他妈的刺激和兴奋了,碰到个美少女,还要和自己玩打赌。
  “美女,你说赌什么?最好赌你擅长的,比如什么绣花,女工,醉红之类的。”
  几个队友更是起哄,在一旁吵闹:“这还不如不赌,你能撕花还差不多,还什么绣花,分明是白白送钱。”
  何小靓把肩上的青刀比划着向几位猪队友做威胁:“滚,滚一边玩去,爱怎么比,我愿意。”
  几个兄弟哈哈笑着躲开后又围了过来,纷纷围着小姑娘嘻嘻哈哈:“不如我们比老鹰捉小鸡”
  季红月深在季王府,不曾听过,玩过什么老鹰捉小鸡,茫然的看看几个人:“什么是老鹰捉小鸡?”
  何小靓这个气啊!叫五个大汉去满街追抱这个美女?这分明是想占便宜,都是些什么队友啊!季红月还好奇的摆着一张俊美小脸在那里问。
  “不要听他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说怎么玩。”
  季红月微微一笑,露出智齿,更加迷的几个刚刚成为兵勇的热血青年神魂颠倒:“我有一刀,愿意作赌注。”
  高手啊!先拿出好宝贝晃晃狗眼。
  红月一边说着,从乱七八糟的东西中取出一把刀,这刀鞘是用大鄂硬皮弯弯制作而成的刀鞘,在刀鞘口用密银裹口,金丝绣花朵朵于刀鞘硬皮之上,其中还缀有红蓝宝石镶嵌。
  我的乖乖,还没见刀,就被这华丽异常的刀鞘给震惊,这这还是刀吗?
  许多路人都被吸引围了过来:“宝贝啊!”
  “在卖吗?”
  “这刀,有名字吗?叫什么名?”
  “得要卖多少钱啊?”
  “没见过,真没见过这么好的刀!”
  不一会,口水就流了一地,都是历练汉子,谁不想拥用一把绝世名刀?对于历练者来说,为这刀可以去杀人,可以去掠货,甚至是用妻女来换。
  季红月得意的抽出,那把明月国,几大国师亲自为自己铸造,在兵器谱上排名十大名品之一‘红月闪旋’。
  名字是国师的根据自己的名字和技能取的。
  刀光在阳光下面闪耀,整个街道中心好像忽然爆发出无比璀璨的光芒,刚刚出鞘的刀面瞬间就亮瞎所有人的狗眼。
  人群沸腾,人群沸腾,居然是红色品质的刀,从来就知是听闻,这世间有红色品质的刀,可是谁也没见过啊。
  现在大开眼界了,想都想不到啊,在这里居然看见红色品质的刀。
  几百个汉子的喉结发出咕嘟咕嘟的吞咽声,看一看都是荣幸啊。
  一个个眼睁的比鸡蛋还大,几百汉子的脖子都随着亮如秋水的刀面在空中划了一个圈而摆动,即便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大将军都不能训练出如此整齐划一动作来。
  季红月抽出弯弯的刀在空中慢慢划了圈就又装进刀鞘内。
  这刀,真叫好,刀面亮如秋水,寒光闪闪,虽然人甚至远处,也有一丝寒意直穿心头。
  更为可贵的是, 刀的天罡杀气自身就散发出血红的天罡杀气,不用人挥动,刀本身就散发无比血红的天罡杀气。
  刀出人不美!
  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现在都在刀上,人反而看不到他是男是女,就隐隐糊糊是个人。
  季红月露出智齿笑容满面,可是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在桃花容上,而都在刀鞘上。
  秘银封金口,五彩宝石镶嵌大鳄皮刀鞘,金线绣花五彩菱,这名贵的都无法形容。让所有人的眼球都离不开刀鞘。
  “怎么样,我用这刀做赌注。”季红月俏皮的仰着圆圆的脑袋,对视群豪。
  “赌什么,赌什么?”围观的人激动的叫喊,恨不得自己狂躁起来,这也太刺激了。
  何小靓这几个2货更是目瞪口呆,刀啊!当初为一把青刀,自己差点就给子墨跪下,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蒙的不行不行。
  原来本的要泡妹妹的,没想到妹妹萌萌无比,可爱的翻天,美丽的神魂都出了窍。现在还拿出个这么的玩意,这不是要人命么。
  以下的话是不是何小靓自己说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赌什么?叫我去死,我都愿意!”
  季红月:“就比你们的最强项,pk你们五个打我一个,你们只要用刀或任何物品碰上我的衣衫我就输。”
  “你们五个人,可以用五招。我一个人,我就用一招。”
  “你们五个人,同时对我出手,并且可以用五招,不限任何招法,哪怕你们用自己最为满意的大技能都算数,只要我的衣角头发任何鬓角被抓,被碰,被砍,被接触,都算你们赢,我这把红月闪旋就算输给你们。”
  “我砍到或者碰到你们五个人的衣衫,我就赢。只要一人的衣衫砍不到,我就认输,这刀就给你们!”
  这是赌博?这明明是白送啊!几乎所有人都瞬间愣住,这叫赌博?
  “赌金是多少?”傍边的人不等何小靓这几个2货开口就问。
  季红月向四周盈盈一笑:“我这刀价值几何,就不用说。这样就赌1000两白银,和为奴三个月怎么样?”
  没人敢说买字,因为这是谁都买不起的,就是把整个广源郡三千历练者的所有钱合在一起也买不起。可是赌博啊!就……
  “我来,让我来!”
  “求你了,让我来吧,这明明就是白给!”
  “姑奶奶,这几个2货就是傻蛋,你到是招理他们做什么,要银子,我给你……”
  “神啊!这是闹哪样?”
  “刀啊!可惜的刀啊!这么这么宝贝一样的刀啊!我,我不愤气,我难受……”
  无数的群豪激动万分,大声叫喊嘈杂声音都能盖过云层。
  更有很多人眼泪都哗哗的流,白给啊!这简直就是白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