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耻和上宾
作者:大叔与田      更新:2021-07-06 12:22      字数:2979
  伏尘从那座独立小院离开后,再次来到了白玉石广场,只是此时广场内人影绰绰,刘家的下人正在整理祭祀所需物品。
  此时搬着物品的下人经过伏尘身边,停下脚步冷笑道:“小子,你怎么还没走?不会是跟你师父一样,还要厚着脸皮跟我们刘家要酬劳吧?”
  此时前厅走来一个女子,下人们看到女子后,不再停下嘲讽伏尘,匆匆离去。
  女子二十左右,眉清目秀,一身鹅黄色衣衫,长得还算可以,不过女子走到伏尘跟前,一脸不悦道:“你跑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这里很多地方不是你随便能去的?”
  伏尘只是点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女子想到之前接待的吴祭师,再看看眼前的伏尘,冷笑道:“都是祭师,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会那么大呢?平时看不出来,这吴祭师以来,才发现以前的顾北洋简直就是一个怒虚作假的骗子,你这小小年纪就脸皮跟你师父一样厚了,羞不羞?”
  伏尘笑道:“我是真祭师,你口中的吴祭师他是假的。”
  女子一愣,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刚好刘峰跟吴祭师走来,看到自己的婢女笑的如此大声,刘峰远远的,就皱眉冷喝道:“刘兰,成何体统!”
  婢女刘兰吓得满脸惊恐,不过转头看向刘峰委屈解释道:“少爷,婢女失礼了,不过实在是因为这小子出言太狂傲,所以才被他的丑态给逗笑了,望少爷赎罪。”
  刘峰眉头微皱,转头看向伏尘,伏尘点头微笑致意,刘峰内心一阵鄙夷,转头看向刘兰不悦道:“顾北洋唯唯诺诺到了骨子里的人,教出来的徒弟能有胆量狂傲?在我跟前说谎,你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刘兰一脸惊恐,急忙跪下,哭哭啼啼道:“少爷奴婢真的没有说谎啊,之前他还说他才是真的祭师,说吴祭师是招摇撞骗的骗子,是跳梁小丑!”
  此时匆忙赶来的刘道宣,看向刘兰不悦道:“刘兰,栽赃陷害的话可不能乱说!”
  刘兰看也不看刘道宣,哭啼啼的看向刘茂然道:“大公子,奴婢说的千真万确,不信你问他!”
  刘兰转头看向伏尘,眼神恶毒道:“有本事说,没本事承认吗?”
  刘茂然脸色铁青,他亲自前往王城请来的祭师,今日的表现更是让众人信服,稍后肯定会得到的父亲的嘉奖,如今有人公然叫嚣,分明就是找死啊。
  刘茂然刚要发怒,一旁的吴祭师则是上前给刘峰摆了摆手,上前一步,看向伏尘笑道:“她说的是真的?”
  伏尘一脸淡然的摇了摇头,一旁的刘道宣也如释重负。
  这种场合,婢女自然不敢胡乱说,所以伏尘的否定,被他们都认为是怯懦认怂了。
  吴祭师也没了兴趣,转头看向刘茂然笑道:“本来还觉得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点傲气,顶多是少年心性罢了,没想到原来是个软骨头,我对这种事情没了兴趣,还是交给刘少爷吧....”
  不过吴祭师刚说完,背后就响起了伏尘的声音:“骗子,跳梁小丑这种话我确实没说过,我不过说你是假的祭师。”
  自找麻烦?刘道宣眉头紧皱,一脸愤怒的看向伏尘。
  吴祭师的笑脸戛然而止,猛然转头看向伏尘,朗声道:“有勇气!不过我想要给你一句忠告,没有实力的狂言都是徒劳的,否则勇气就会变得很可悲,就比如你,如果你生活在王城,会死的很惨。”
  “既然你敢承认你对我的不敬,我依然不会出手,毕竟这是刘家,我想刘少爷肯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一个让你绝望的交代。”
  吴祭师转头笑吟吟看向刘峰道:“是吧,刘少爷?”
  就在此刻,一道声音再次响起。
  “少爷,少爷,有大事!”
  所有人都猛然转头,此时一个气喘吁吁的下人快速跑到了跟前,喘息道:“老,老爷好像发怒了,要找,找那个少年!”
  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猛然转头看向身后的伏尘。
  下人看到伏尘,顿时惊喜道:“对对对,就是他!”
  刘峰皱眉道:“父亲为何突然找他?还说别的什么了吗?”
  下人摇头道:“没了,老爷很着急的样子,说要找之前来木塔的少年,说是那个顾北洋的徒弟,说要务必最快时间找到!就没说别的了。”
  外人还没听明白,不过刘峰却脸色铁青,看向伏尘,阴冷道:“你去了木塔?”
  伏尘点头笑道:“闲来无事,就去了那座木塔,还有那座青色石门小院走走。”
  婢女此时惊喜,有人闯了刘家的禁地,而且还是两个禁地都闯了,伏尘肯定死定了,想必少爷不再追究自己的唐突。
  刘峰也着实被此刻都是一脸淡然的伏尘给逗笑了,摇头看向伏尘笑道:“看来,你的命不太好,第一天登门我刘家,你自己都没想到,今天是你的死期吧。”
  刘峰转头看向吴祭师,赔笑道:“这小子闯了禁地,惹怒了我父亲,他必死无疑,待会我会亲自出手,也算是给吴祭师赔罪了!”
  吴祭师点头笑道:“刘少爷轻便。”
  刘峰怒喝道:“来人,给我绑了!”
  伏尘单手捋了捋右肩头处的那条飘带,看向刘峰眯眼笑道:“刘少爷不再问问你父亲所为何事找我,就要急不可耐的对我动手?”
  刘峰冷笑道:“闯木塔,死罪,父亲找你不过是想要亲手杀了你,放心,我不会亲手杀你,但在这之前,我会让你知道,在我刘家,狂傲的下场。”
  说着,刘峰上前一步,随手一挥,顿时一道青光朝着伏尘门面射去。
  伏尘自然不会托大,只是其背后的左手刚要举起,又放了下来。
  异变突起,一股让人窒息的强烈压迫感骤然降临。
  那道射向伏尘的青光在其门面前一寸处瞬间烟消云散,然后众人就惊恐的看到他们的少爷身体犹如遭到了重击,被远远的甩了出去,更是撞断了一根凉亭石柱,最后摔倒在地,晕厥过去。
  一道人影一晃来到了伏尘跟前,正是家主刘昌明。
  “不孝子对小祭师多有得罪,还望小祭师多多海涵,我稍后一定给小祭师一个交代!”
  伏尘负手而立,神情自若。
  刘昌明站在伏尘跟前,低头拱手。
  先是少爷要对伏尘动手被老爷给暴打,此时老爷更是一幅低三下四的姿态给伏尘道歉。
  让人无法想象的画面此时就在眼前,所有人脑袋犹如遭到了连续暴击,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刘道宣异样的看向伏尘,满脸惊诧!
  一旁的吴祭师更是脸色铁青,无所适从。
  之前伏尘暗示刘昌明“你师傅脾气有点暴躁,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此时再见伏尘,刘昌明对伏尘几乎有点敬畏的味道了,所以刘昌明这一拜,伏尘不发话,他就决定不起,一是为了之前的得罪赔罪,二是想咨询跟伏尘询问一些关于师傅的事情,好为了自己以后少受点罪。
  伏尘笑吟吟的看向刘昌明,指了指身旁呆若木鸡的吴祭师,道:“我没去过王城,之前吴祭师说我这种人,在王城会死的很惨,刘家主见多识广,不知道可否给指点一下,免得以后去了王城,莫名其妙惨死街头就有点不值当了啊。”
  刘昌明猛然抬头转头看向吴祭师,一眼就让吴祭师如坐针毡,他是来自王城不假,但修为也只是道门五层,哪里能承受的住刘昌明这个差了一个大境界的通脉境毫无掩饰的威压。
  刘昌明气势掌控的很好,仅限于吴祭师,而对外人没有任何影响,此时抬头看向伏尘赔笑道:“他毕竟是来自王城的人,虽然杀了他不算什么,但联盟那边查起来多少有些麻烦,还望小祭师体谅。”
  伏尘笑道:“麻烦就算了,我最怕麻烦。”
  之前伏尘为鱼肉,吴祭师为刀俎,片刻间,身份就对调了,吴祭师更是如同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背后冷汗直冒,低头,身体微微颤抖不敢言语。
  “不送!”
  刘昌明两个字,吴祭师如蒙大赦,顾不得丑态,拱了拱手,便灰溜溜的走了。
  而此时跪着的婢女刘兰不敢看伏尘,唯恐伏尘一句话,自己就横尸当场。但老爷一向疼爱大少爷,所以刘兰觉得此时应该说点什么,鼓足勇气有些唯唯诺诺道:“老爷,少爷.....”
  刘兰话没说完,刘昌明抬手一巴掌过去,刘兰当初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