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独霸一方
作者:大叔与田      更新:2021-07-06 12:22      字数:2535
  似乎什么也发生一样,刘昌明看向伏尘笑道:“小祭师,进屋喝杯茶?”
  伏尘点了点头,然后刘昌明便带着伏尘来到了自己接待贵客的院落,没有自己的同意,一干人等不得靠近,刘昌明更是亲自泡茶。
  安静的客厅内,句龙再次幻化出来,双手插袖飘在空中仔细端详着伏尘不说话,伏尘也低头喝茶不说话。
  句龙终究还是没忍住,没好气道:“小子,你故作沉默是想后边跟我抬手要价?”
  伏尘瞥了眼句龙,笑道:“正解。”
  “......”
  伏尘直勾勾的看着句龙,直言道:“我想知道一些上古的事情,天道崩坏前的。”
  句龙嘴巴微张,随即神情萎靡,叹息道:“如果你想问一些宝藏什么的,我倒是知道一些,如果你能帮我做一些事情,我倒是不介意说给你,即使修道功法,我这些年收集的也不少,也可以拿来跟你交换,可惜,你问的偏偏是我没有的......”
  伏尘眉头微皱,句龙郁闷道:“你不用这么看我,我确实不知道,因为我...失忆了....”
  伏尘叹息一声,喃喃自语道:“原来那件事情是真的,那你失忆也就正常了....”
  句龙身体一颤,震惊的看向伏尘道:“小子,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伏尘摆了摆手,白了后者一眼道:“你屁都没告诉我,怎么,还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是不是算盘打得响了点。”
  “放心,你不该知道的我一定不会告诉你”不等句龙发飙,伏尘起身给了后者一个后脑勺。
  伏尘指了指院落内的一片空地,看向刘昌明道:“你让人动手在这里建造一座庙宇吧。”
  刘昌明一愣,随即领悟这是要给自己师尊建造庙宇了,询问道:“这里是不是小了点,要不要换个大点的地方?”
  伏尘笑道:“你师傅现在能感应的地方不超过百丈,甚至你刘家都无法完全覆盖,庙宇修建那么大作甚?浪费。”
  刘昌明倒吸一口凉气,这话他可不敢说,有些苦涩的回头看向句龙,这次句龙倒是并无异色,点头道:“用四块一尺长宽的黑土石简单垒起来就行。”
  “弟子这就去办。”刘昌明麻溜的快速离去。
  句龙虽然是虚影,还是学着人的模样坐了下来,看向伏尘,笑呵呵道:“小祭师,你师承何门?祭师十一品,你是几品?”
  伏尘也不隐瞒道:“一品,前不久刚刚踏入凡品祭师。”
  句龙低眉顺眼,笑吟吟道:“最低级的凡品?”
  看着句龙一脸不相信的神情,伏尘也懒得解释。
  句龙继续道:“在这末法时代,纯正的祭师已经没了,经过几万年的演化,在这片天地,逐渐形成了另一个流派,界术师,虽说是演变而来,但跟祭师可以说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
  “就比如之前那个自称祭师的小子,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界术师罢了。所以你说你已经踏入了凡品祭师,我不是嫌弃你小子的品阶低,而是根本就不相信如今的时代,还有人能凭空修炼成祭师。”
  “如今的世界,武道和界术齐头并进,我看得出来,你小子武道根本就没有入门。之前的表现更是没有半点界术师的样子,可确实是祭师的手法,小子,你真的不准备跟我解解惑?”
  伏尘一脸淡然道:“自学成才。”
  句龙怒了,面红耳赤道:“你小子唬我!刘昌明那兔崽子十年了都没查出我的身份,这些年来,我虽然时常沉睡,但也知道上古,远古,太古等等的文明早就断层了,哪儿得来的信息来让你自学成才!”
  伏尘眯眼笑道:“我要说我家是世代祭师家族,并且家里有一个藏书阁,里面有从天地初开后,文明诞生时,就开始收藏了各种记载典籍,你信吗?”
  “放屁!”句龙被气得身影都虚幻了一些。
  而此时刘昌明刚好回来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些头皮发麻,一时半会竟然不敢踏进屋门。
  伏尘哈哈大笑之后,走了出去,指示刘昌明简单的四块黑石板搭建起来一个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土地庙。
  然后伏尘蹲在跟前,解开腰间系着的一个袖带,是最简单的芥子袋。右手一挥,一把小巧的锥形笔出现在手中,然后在小庙左右两侧算是门户的石面上刻字。
  “多少有点神气”
  “大小是个官儿”
  看着伏尘雕刻的左右一幅对联,顿时脸儿黑了,有些哭笑道:“小祭师,这幅对联写的是不是有点.....”
  此时在伏尘后方半空漂浮的句龙,看到这幅对联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下来,气得快要炸了。
  伏尘笑了笑,然后刻上了横批。
  “独霸一方”
  刘昌明眼神陡然一亮,顿时一脸佩服的看向眼前这个白衣少年郎。
  句龙到了嘴边的脏话也给生生的咽了下去,憋得内伤。
  伏尘也觉得自己写的这幅对联写的很好,收回锥形笔。
  “不用送了。”伏尘拍了拍手,起身,直接转身离去。
  句龙跟刘昌明对伏尘的洒然都是一愣,直到伏尘消失很久后,句龙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自始至终都没有问少年的名字。
  不是句龙健忘,是活了那么久,早就让他内心疲惫了,他见过了无数的人,曾经也有好多欣赏的晚辈,别说名字,就是这些人的身世大大小小哪件事都记得,可到头来,即使再惊艳决绝的人,不还是黄土一培。
  记住了又如何,徒增烦恼而已。可今天,句龙突然有种非常强烈的感觉想要知道这个少年的名字。
  句龙转过头,看向刘昌明,问道:“他叫什么?”
  刘昌明一愣,脑海搜索的片刻后,老实回答道:“伏尘。”
  句龙点了点头,但片刻后,猛然瞪大眼睛,身体急速拔高,到了二十丈高后,算是如今句龙能力的上限了,四处张望,最终看到了刚踏出刘家大门的伏尘的身影。
  似乎有感应,伏尘没有回头,朝着后方挥了挥手,继续前行。
  句龙看着少年的背影,脸色潮红,气息起伏剧烈,最后更是放声大笑。
  刘昌明头皮发麻,这个师尊喜怒无常啊。
  让刘昌明将金身埋在了土地庙内后,刘昌明好奇道:“师傅,这伏尘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来历?”
  句龙笑吟吟的看着这个自己当年随手一点手段就彻底让他折服的便宜徒弟道:“你对一个你一巴掌能拍死的少年好奇?”
  刘昌明有些汗颜道:“师尊说笑了,当年我第一次见到您的模样,不说吓得屁滚尿流但也相差不多了,可这位小祭师从见到您的第一面就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之后更是做了弟子花费了十年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弟子哪里还敢小觑他啊。”
  “他的事情你不要多问,善待之。”句龙不愿意多说,直接回归到了金身内。
  刘昌明有些悻悻然,但也不敢再多嘴,今日的经历已经让他难忘了,是该去喝喝酒,压压惊了啊。
  刘昌明离开了。
  而此时金身内,句龙盘膝坐着,抬头望着天,喃喃自语道:“他姓伏...原来是你...缘来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