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独霸一方
作者:大叔与田      更新:2021-07-06 12:22      字数:2220
  山门前,看着上山而来的伏尘,守门弟子王通厌恶道:“祭祀园今日之后就要被砍掉了,你一个苟延残喘的贱民还有何资格到处闲逛?”
  徐墩不以为意道:“我倒是觉得他现在可不是出门逛街玩耍,应该是为自己找活路吧!”
  伏尘没有理会,直接进入山门,王通两人对此冷笑连连。
  伏尘要么死要么流放,所有人都认为已成定局,所以无人还会在这件事上有疑虑,整个学院都在等着祭祀园被砍掉的消息,只是到了傍晚,学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有些长老耐不住性子开始询问,只是无果。
  就在所有人都议论纷纷之际,长老会终于传出消息,青衿学院会一直保留祭祀园的存在,理由是没有理由,众人唏嘘。
  一两个时辰后,又有消息传出,说是刘家家主亲自跟院长见了一面,要主动出面给伏尘做担保,整个学院炸锅!
  “他一个贱民,怎么会得到院长和刘家主的担保?他何德何能?肯定有内幕!”祭祀园的事情瞬间被众人跑到了脑后,贱民伏尘成了所有人弟子疑惑讨论和愤怒的关键点。
  伏尘自然知道今日之后,因为刘昌平的影响,祭祀园会存在下去,而也为自己争取到了时间,但也只是争取了一些时间而已,谁能保证费青的大伯不会再联合另外一人继续反对?
  一切还得依靠自己!
  伏尘没有直接回院落,而是再次来到了灵气节点。
  上次修炼,节点的四根灵木毁了,如果想要恢复运转,得补充灵木,可上次没仔细看到底是什么灵木,这次主要是去看看需要什么灵木,还有看下如果自己改良一下,灵气节点会不会承受的住。
  只是到了灵气节点,伏尘愣了,石台四角处,四根灵木完好的竖立着。
  “是租了灵气节点的弟子补充了灵木?对不住,借用一下。”
  伏尘上前仔细看了下灵木,是最低级的一品野衫灵木,同级别的灵木有五种。经过上次修炼,伏尘一品上品灵木应该是这个灵气节点的极限了。
  “看来想要靠着这个灵气节点来长时间支撑自己修炼不现实,走一步看一步。”
  伏尘散去这些考量,直接坐在了石台上,开始修炼。
  这次修炼,要轻车熟路很多,伏尘连续运转了两个大周天后,便不再强行运转功法,功法自转的速度刚好不会打破灵气节点的极限,虽然慢了点,但好在能持续。
  伏尘直接内视,再次将精力聚焦在丹田,此刻漂浮在丹田中的犹如蔫了的青桔的东西经过灵气的滋养后,很快有了变化,开始慢慢饱满,最后青桔炸裂开来再次形成一团云雾。
  半个时辰后云团内一声炸响,密密麻麻的雷电光束游走云团内外,伏尘对此好奇,但并不惊讶,耐心等待。
  这次足足一个时辰后,雷电光球内才再次发出上次的奇怪兽吼声,伏尘仔细的便查了整个光球,依旧不明白这声音是如何而来。
  两个时辰后,光球再次变化,雷电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半黑一半白的旋转云层,犹如一个阴阳图,隐隐约约能察觉到云层内有一条线状的物体在翻滚游走,似鱼非鱼似蛇非蛇。
  就在这条奇怪的如同生物生成的同时,学院的破镜钟陡然响起,而且是连续响了三声。
  整个学院再次被惊动,一如前两天的情况再次出现。
  “临近学院大考,看来很多底子憋了一年,临考前,终于要爆发了啊。”
  “哎,真羡慕这些人啊,老子都半年了,怎么就没动静呢?”
  外界什么情况,伏尘自然无法注意,他的所有精力全部都聚焦在了这丹田内黑白阴阳云层,特别是那云层内游曳的生物。
  随着外界灵气的不断注入,这条无法辨认的生物开始逐渐壮大,从起初犹如头发丝粗细,变成了现在如筷子粗细。
  四个时辰后,这条新生生物似乎终于攒足了力气,犹如鱼跃龙门一般,纵身一跃,跳出了云层,似乎很欢快,更是发出了呀呀的声音。
  此时伏尘才终于看清了这个不确定的生物,竟然是一只蝌蚪,伏尘嘴巴微张,一脸的呆滞。
  道门境,就是修炼先天真气,道门九层,每修炼出一道真气,境界就高出一层,直到修炼出九道先天真气,方为道门境圆满,这是武学记载以来的常识,那此时自己眼前的一幕是什么情况?
  “先天真气没修炼出来,修炼出来一头丑的不像话的蝌蚪?”
  “那老子现在是道门一重了吗?”伏尘人生第一次爆粗口,有些惆怅。
  似乎能听到伏尘的心声,蝌蚪那双眼睛满是鄙视似乎在回应伏尘的惆怅和疑惑。
  伏尘更惆怅了,但似乎自己对眼前的状况没有任何办法,自己是看了百万本书,但都是关于各种记载和祭祀,自己没有看过修炼的东西啊。
  而外界在蝌蚪跃出阴阳云层的瞬间,破镜钟更是连续敲响了五声,整个书院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书院的很多老师都是走了出来,朝着自己那些优秀的弟子修炼地走去,想要一探究竟。
  而伏尘体内,那从外界而来的灵气不再被阴阳云层吸收,蝌蚪张嘴一吸,进入体内的灵气就被一口吸进了嘴里,似乎不满足,四周飘溢的零散灵气也一股脑被蝌蚪给吸入口中。
  此时,啪啪啪,四声异响,伏尘不用看也知道,四根灵木再次报废了。
  没了外界灵气的吸收,蝌蚪似乎很不满,竟然对着伏尘开始狂吼起来,最后更是将怒火发泄到了那诞生自己的阴阳云层,将整个云层给搅动的稀巴烂。
  看着自己修炼出来的东西竟然对自己发火,伏尘无奈道:“脾气这么大,你这个鬼样子,让我以后如何自处啊。”
  “吼吼吼!”蝌蚪朝着伏尘狂吼。
  伏尘惆怅的不行,退出了对丹田内的探视,退出了修行。
  伏尘仰头长叹,自语道:“是功法?还是因为我的丹田是因为被幽火修复后的意外结果.......”
  只是伏尘刚刚离开,一个黑衣少年本来兴高采烈的到来,可看到自己花费了所有积蓄才补充完的灵木,此时再次成了焦炭后,悲愤莫名!
  “哪个王八蛋跟老子过不去!有种给我出来!上战台,签生死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