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道门一重
作者:大叔与田      更新:2021-07-06 12:23      字数:3641
  昨日破镜钟的连续响起,已经彻底让所有弟子开始收拢心思,将所有精力放在修炼上,伏尘之事被众人一时间抛到了脑后。
  第二天清晨,刚打开房门,伏尘就看到一青衣身影斜躺在躺椅上,右手一杯酒,一首白头吟轻轻吟唱着。左手持纸扇轻轻摇曳,纸扇之上的十美图一时间更是如同活了起来,随歌起舞,栩栩如生。
  一个躺着,一个站着,两人四目相对,一如第一次见面。
  伏尘无奈道:“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盯着我看?”
  刘道宣起身,左手合上纸扇背手,右手依旧端着酒杯走向伏尘,笑道:“第一次见面,觉得你是第一个没有修士看我的鄙视不屑冷漠唾弃眼神的人,所以我很喜欢看你的眼睛。”
  “昨晚才明白,原来你同我一样是贱民,好听点叫凡人。”
  伏尘平淡道:“无冤无仇,我看待任何人都一样,不分修士和凡人。”
  刘道宣仰头一杯饮,畅快道:“我喜欢的人果然不一样!说话比修士还骄傲呢。”
  伏尘满额头黑线。
  “父亲让我来学院学习,学习祭祀。”刘道宣收回玩笑神情,异常认真强调道:“准确说是跟你学习祭祀!”
  伏尘挑眉道:“经过那天的事情,你父亲应该会改变以往对你的态度,即使改变不大,也不至于将你赶到我这里,跟我学习你根本不感兴趣,更学不会的祭祀。”
  “被你看穿了哈。”刘道宣哈哈一笑,老实交代道:“那天过后,我大哥几乎被父亲给禁闭了,我的地位说不上平步青云,但也比以前好太多。而来你这里学习祭祀,是我自己的提议,父亲没反对。”
  伏尘笑道:“为何要来这里?”
  刘道宣手指搓动,纸扇怦然打开,轻轻摇摆,潇洒道:“我二十三岁的人生里,你是我碰到的唯一一个顺眼的人,我想跟你做朋友。”
  伏尘眼神微微眯起,再次笑道:“为何要来这里?”
  刘道宣知道瞒不住了,笑呵呵的主动交代道:“十年来我被禁止离开刘家,因为上次事情,父亲答应我一个请求,我就说要来学院,跟你学习祭祀是假,但做朋友是真,当然,来学院看没看过的美女,更是真。”
  伏尘不再理会,直接进屋,刘道宣则乐呵呵的继续躺在院落内喝酒吟诗。
  午饭,刘道宣被伏尘的手艺给折服了一下,两人之后更是少有言语,直到伏尘走出房间问了一个问题。
  “一根最低阶的灵木需要多少钱?”
  刘道宣想了想回答道:“最低级的一品灵木,市价应该不低于五百联盟币。”
  “你跟我来”说着伏尘径直朝着外面走去,刘道宣好奇中跟了出去。
  到了灵气节点,伏尘指了指石台,刘道宣本来不解其意,只是看了片刻后,这才明白,笑道:“这应该是学院的灵气节点吧,不过节点的四根灵木废了,你想要补充这个灵气节点的灵木?”
  “对。”
  刘道宣外头更加好奇笑道:“你又无法修行,补充灵木作甚?难不成你还有这个善心替其他学员考虑?”
  伏尘一脸古怪的看向刘道宣,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修行?”
  刘道宣一愣,随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伏尘,道:“你跟费青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况且我父亲为你担保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我知道这些事情应该不奇怪吧?怎么,你还介意这个?”
  伏尘认真道:“你听说的事情都对,不过我现在可以修行了,只是刚开始而已。”
  刘道宣嘴巴张的大大的,更是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一脸戒备的看着伏尘道:“你是修士怎么还会发生跟费青的冲突?你骗我?有什么阴谋?”
  看着刘道宣充满戒备的神态,伏尘能体会他这么多年来是如何走过来的,没有生气,只是平淡的说了两个字:“我曾经因为一些原因导致无法修行,后来找到了方法,恢复了修行资质,昨日才开始修炼。”
  刘道宣神情呆滞,一脸迷茫的看着伏尘。
  伏尘明白后者的心情,拍了拍后者的肩头,再次认真道:“再告诉你一遍,无冤无仇,我看待任何人都一样,不分修士和凡人,你大可不必将我跟其他那些修士同等看待。”
  刘道宣看着伏尘的眼睛,久久后,终于没能找到半点谎言的意味后,竟然开口大笑起来,更是给了伏尘一个大大的拥抱。
  刘道宣自出生就几乎没被家人抱过,即使家仆,也是那种冷冰冰的嫌弃,这个拥抱,让刘道宣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并不是漆黑一片,让自己整日感到压抑和痛苦。
  伏尘就这样让刘道宣抱着,后者的心情,他理解。
  最后刘道宣松开伏尘,深吸一口气,指着前方的灵气节点,对伏尘豪气道:“放心吧,你以后放开去修炼,别的我帮不了你,不过这个灵气节点的维护还花费不了多少钱,用不着跟父亲要,我自己就有钱来做。”
  伏尘微楞,看着此刻的刘道宣,道:“你确定?”
  看着伏尘此刻的神情,刘道宣苦笑,一个刚开始修炼之人,能消耗多少灵木?坚定道:“我确定!”
  伏尘也拍了拍后者的肩膀,鼓励的眼神看向刘道宣道:“这么支持我修炼,你眼光很好。”
  “......”
  不到一个时辰,刘道宣就让人买了四根灵木送来,灵气节点补充完毕。
  伏尘直接开始修行。
  刘道宣下午没去灵气节点那边看伏尘修行,被人盯着修炼是一个修士的大祭,虽然不知道伏尘对自己的真实想法,但刘道宣即使能跟伏尘做一个普通朋友,也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这个美好自己渴望了二十年,不能因为犯忌讳而给自己毁了。
  刘道宣就这样躺在院子里,傻笑了一下午。
  刘道宣上午就已经报备了学院那边,对于刘家的二少爷突然来学院学习,自然引起了一些不小的波动。
  所谓虎父无犬子,结果刘昌明偏偏生了一个凡人体质的儿子,这件事情自然早就传遍了整个归来郡。
  如今刘道宣突然来学院修行,起初很多人还很好奇,刘道宣无法修行,还来学院是什么情况,可听说刘道宣竟然要来学习祭祀后,所有人都是一脸恍然,刘昌明这是要让两个贱民报团取暖啊。
  刘道宣就躺在院子里喝茶看书无人打扰逍遥自在,只是突然连续三声破镜钟声,让刘道宣内心一阵震惊,更是一脸的羡慕。
  “书院虽然在归来郡不算最顶级的,但这些弟子天赋都很好啊,看来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学院大考发力。”
  不到两个时辰,又是连续几声破镜钟声,氛围和节奏有点紧凑的让人内心澎湃。
  傍晚时分,伏尘回来。
  依旧躺在院子内的刘道宣跟伏尘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伏尘简单洗漱后,亲自做了几个小菜,饭菜非常可口,刘道宣对伏尘的好感更增添了几分。
  饭后,伏尘道:“灵气节点的灵木又坏了。”
  刘道宣一愣,皱眉道:“不该啊。”
  伏尘认真道:“我修炼功法有些狂暴,吸收灵气的速度有些快,那几根灵木消耗的太快,所以明天可能还要麻烦你补充一下。”
  功法狂暴?吸收太快?刘道宣看着伏尘认真的神情,一时半会不知该如何接话,最后只得点头说了一声好。
  第二天上午,刘道宣通知刘家的人再次更换了四根灵木。
  下午伏尘照旧去修行,刘道宣依旧躺在院落内,今天再次听到了学院独有的破镜钟一次次的响起,刘道宣突然觉得书院的学生很有活力,衡量起来这一届的弟子这么出色,会不会在年底的归来郡大比中,学院的地位会再上升一步。
  可是,刘道宣不清楚的是,学院的弟子们已经快被这破镜钟给折磨疯了,犹如催命一般,每个人都咬牙绷着一根弦,不甘示弱,发奋修炼。
  跟昨日一样的时间,伏尘修炼回来,洗漱,做饭。
  饭后,伏尘再次认真道:“灵木又坏了,你明天还得让人替换。”
  “.......”刘道宣愣在当场。
  伏尘没有理会后者,回屋休息。
  第三天,刘道宣让人再次更换灵木后,回到了院落,百思不得其解,下午伏尘去修炼,刘道宣偷偷跟去。
  起初,刘道宣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不到十个呼吸,刘道宣猛然站起,如同见鬼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伏尘头顶上空的灵气节点。
  四根灵木的作用如同四根支柱,上方的灵气节点形成了一个伞形的光幕,伞形光幕跟四根灵木接连,形成了一个小结界,如同一个凉亭。
  人在其内修行,光幕会散落丝丝缕缕的灵气,这就是灵气节点的整个外形和流转流程,刘道宣虽然不会修行,但对于这些还是了解一些。
  可此时呈现在刘道宣眼前的一幕,却是那伞形光幕内的灵气已经不是如同平常的犹如小雨淅沥的模样,反而是大雨磅礴般的灵气往下砸。
  灵气从起初的如云雾,到后来犹如一条条清晰可见下坠的珠子连成了线,现在更是如同一根根水柱从伞形光幕朝下喷出。
  而此时这些水柱一般的灵气似乎很重,拉扯的伞形光幕从起初距离地面十丈的半空,慢慢的下降,结果下垂的光幕给下方的四根灵木造成了太大的压力,青色的灵木开始失去光晕,更是有星星点点的火星产生。
  足足四个时辰后,灵木终于无法支撑光幕的重量而自燃,成了灰烬,与此同时,破钟声接连三声响起!
  刘道宣嘴角抽动,难以置信道:“原来伏尘说的功法有点狂暴,是这样的...”
  伏尘退出修炼,睁开眼便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前一脸不淡定的刘道宣,歉意道:“灵木又坏了。”
  刘道宣顾不得这些,有些急迫的看向伏尘问道:“破镜钟声是不是你造成的?你突破了?你如今修为多少?”
  伏尘有些尴尬道:“破镜钟不是我敲响的,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是道门一层。”
  刘道宣瞬间狂暴了,情绪有些激动,大吼道:“不可能!你今天这几个时辰吸收的灵气足够一个人提升三个小境界了吧,你竟然还跟我说你是道门一层,你当我凡人不了解修行的事情?骗鬼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