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皇陵
作者:好多鱼      更新:2021-07-15 14:02      字数:2083
  这些树的树皮上居然都有一道明显的水痕,比伶烟高出了两个头,这就说明若是再耽搁下去,这里迟早要被水淹没掉,哪怕她会水性,但总不能一直泡在水里,早晚会累极沉下去活活淹死。
  “这可怎么办?照着这水流的速度,估计最多十日,就能淹了我们半截身子了。”
  “赶路。”慕华声线毫无波动,好似伶烟眼中的焦急在他看来不值一提。
  慕华的镇静莫名的将伶烟心中的躁动安抚了下来,不在耽搁,二人快步往前走去。
  空气逐渐湿润了起来,眼前明明是涓涓细流的水已经汹涌异常,她们正行走在一条狭小的泥地上,若是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掉入水中被冲走。
  “瀑布!”
  伶烟惊呼了一声,这水流最终流向的地方居然是一条巨大的瀑布,往下看去,腿都有些发软。
  前是死胡同,后是一眼不见底的湖水,这该如何抉择?
  “赌一把。”
  慕华清冷出声,伶烟还未回过神,后背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猛地推了一下,整个人如同落叶般往瀑布下掉去。
  刺骨冷冽的水珠溅到脸上,伶烟十分苦逼的缩了缩手臂,头顶的慕华也跟着跳了下来。
  这个男人不论做什么,永远不会跟她商量,等她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一定离这个男人远远的,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见!
  刺痛的身子狠狠砸入了深不见底的激流中,伶烟迅速闭眼屏气,直到身体沉入了湖水中才艰难睁开了眼。
  “啪!”
  又是一道坠落声,伶烟在水底翻了个身想要浮出水面,手臂却被一只冰凉的大手握住。
  对上慕华深邃的眼,伶烟不再挣扎,任由慕华将自己拉着往水流下潜去。
  越往下潜,四周可以用来呼吸的空气就越稀薄,伶烟闭气太久,胸口已经开始火辣辣的疼,不适的掐了一把慕华的手臂,朝着慕华挤眉弄眼。
  慕华眉心微动,看着伶烟的眸光也多了几分嫌恶,手指间捏了一个决,周身迅速笼罩起一个气罩,伶烟钻到了气罩内,惊讶的发现四周的水都被隔绝了开来。
  “内力这东西居然这般好用?”
  “闭嘴。”
  慕华冷呵了一声,伶烟识相闭起了嘴,盘腿打坐,虎落平阳被犬欺,她总有一天会让这个贱男人还回来!
  气罩不停往下沉去,四周也渐渐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不知过了多久,伶烟明显感觉到脚下触及到了坚硬的地面,看来她们到底了。
  只是她很不明白,若是想逃出这个鬼地方,顺着湖水往下游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潜入水底来。
  “啪。”
  慕华周身的内力骤然破裂,伶烟一惊,生怕自己被水压给碾碎,连忙搂住了一旁的慕华,“大哥,奴家现在命都交代在你手里了,你可别抛下奴家。”
  “……”
  完全忽视了挂在身上的伶烟,慕华拧眉打量着四周,虽说这里极暗,但他还是能大概看清水底的样貌,荒芜的乱石前,居然有一道巨大的石门。
  抬手将挂在自己身上的伶烟拎了起来,随手朝着石门前一丢,冷声开口:“打开它。”
  伶烟脸色一黑,这男人有没有搞错,这么大的石门,她哪来的力气打开?
  恶狠狠瞪了一眼慕华,伶烟也不再废话,抬手抚摸上石门,闭眸仔细感受着指腹下的触感。
  既然这里被人刻意封闭着,便说明里面很有可能是一条通向外界的暗道,若是真的能打开,也是给自己谋一条生路。
  不知这石门到底在这湖水下沉寂了多少年,门上的纹路已经有些模糊,伶烟在每一个纹路上都按了按,试图找到可以打开的机关。
  慕华冷眼看着伶烟动作,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懂机关术,倒是小觑了她,这女人身上藏着的东西太多,看着像是一只没有任何危险的小白兔,实则是一朵开在暗处的毒花,随时会咬上他一口。
  “找到了!”
  满带欣喜的声音响起,伶烟回过头,暗黑的水底下那双眼却依旧明亮异常,“身上有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
  尖锐的?
  慕华拧起眉,思虑了片刻,才抬手从怀间取出了一只玉簪递给伶烟。
  伶烟接过簪子,这东西在如此冰凉的水底都能触手生热,可见绝对是万里无一的好宝贝,她如今正缺一件首饰,这东西是她的了!
  将簪子一端刺入探到的暗格内,巨大的石门“轰隆”一声开始缓缓打开,刺目的光亮险些让伶烟睁不开眼。
  “走。”
  一把拉住伶烟手臂,慕华没有丝毫犹豫跳了下去。
  伶烟将玉簪塞入怀间,这才打量起石门后的模样。
  外面是汹涌的激流,可石门后却连个水花都看不见,四周被建造了不少阶梯,一直通往最底处,阶梯边竟还燃着白烛,简直是难以想象那些人当年是如何在水底建造出一个如此庞大的暗道。
  “跟紧我。”
  慕华沉声开口,伶烟小心翼翼拉着慕华衣袖,这鬼地方到处都是阴嗖嗖的,她还真怕突然窜出个什么东西咬她一口。
  越往下走,四周愈发明亮起来,数百只蜡烛燃烧着,空气中满是烛火青烟。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未听山上的和尚提起过?”
  慕华冷冷瞥了伶烟一眼,“皇陵。”
  “我靠?真的假的?”伶烟对此处的恐惧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皇陵啊!这得藏了多少宝贝,哪怕随便摸出去几件,都足够她一世吃喝不愁了,看来这一趟下来,不亏!
  慕华将伶烟表情收入眼底,颇为讥讽开口:“历代皇陵里死了太多你这种贪婪的人,想必这里很快又会多一具尸体。”
  伶烟闻言,并没有丝毫怒意,反而笑意盈盈,“王爷这可就说错了,应是两两具才对,你费劲力气闯入这座林子,甚至将我设入你的圈套,一直将我带到这里来,为的不也是这里的宝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