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鬼红(文字)
作者:道门老九      更新:2021-08-30 16:22      字数:2426
  “都退后点!老三你看到有什么不对,别管三七二十一,先赏他几颗钢珠子再说!”
  陈瘸子撕开封条,将匕首卡在了那个发出声音的酒坛盖子里,手臂一发力,整个盖子就给他掀了开来。
  陈瘸子快速地后退了几步,以刘去的性格,说不定会在这酒坛里弄出什么手脚。
  “瘸子叔,好像又没有什么动静了……”
  张萌目不眨眼地盯着那酒缸,却没有再发现那个酒缸有什么动静,倒是陈瘸子的脸色有点疑惑,似乎是发现了点什么。
  “这酒缸里好像有股水银的金属味!”
  等了差不多几分钟,陈瘸子和病鬼俩人悄悄靠过去,陈瘸子拿着匕首在酒缸外敲了几下,确定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之后,这才招呼张萌他们过来。
  张萌悄悄地挪过身子,顿时脸色就变得一片铁青。
  酒缸里注满了液体,上面漂浮着四五个人头,这些人头完全没有腐烂,只是显得有些青黑。他们的毛发全部掉光了,在酒缸表面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絮状物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脱下来的毛发。
  这些人头的五官上,似乎还画着一层浓妆,在左右俩边的脸颊,甚至还有俩朵暗淡的腮红,而且在她们的耳垂下面,也有一些看起来质地是玉石的吊坠。
  “咯咯咯……”
  就在张萌仔细观察的时候,那几个人头突然嘴巴咧开,发出了毛骨悚然的笑声!
  那几个人头突然张开口,在嘴巴里留下潺潺的红色液体,顿时这人头的下巴处染满了鲜红的颜色,张萌面色惨白,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虽然这一次的出行他见识了太多诡异的东西,但是面对一个人头在自己面前冷笑,张萌还是给吓得差点精神失常。
  陈瘸子一掌拍在张萌的背上,替他顺了顺气。他也没有嘲笑的神情,做‘土活’的,无一不是那些心狠手辣的黑人,像张萌这种从小就生活在温床里的孩子,做这行实在是太委屈他了,而且即便是陈瘸子在张萌这个年纪,胆量也不见得比他大多少。
  “阿萌莫怕,这玩意是颅骨内的血水从嘴巴流出来,这才会发出声音。应该是我们打开盖子,空气让坛子里的水银挥发了不少,泡在里面的人头才会有变化吧!”
  陈瘸子淡笑地说道:“这几个人头应该都是陪葬品,好像有点类似于宫女丫鬟一类的人。这种朱腮红,是西汉的时候有名的女红。这种玩意类似于油漆,擦在皮肤上就永不褪色,也算是打上了宫里的烙印,那时候西汉末期的宫女,都会用这种腮红。”
  张萌惊魂未定地起身,看着那几个人头,面颊的俩边果然都有一朵淡红的颜色。
  此时那几个人头张着嘴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她们的整个头部都保存得很完好,这几个人头似乎是在对众人笑着,里面一片猩红的颜色,看起来诡异、血腥。刚才‘咯咯咯’的声音,应该就是这几个人头碰撞时发出的声音。
  张萌有些发毛,觉得再呆下去自己就要发疯了,他赶紧说道:“我们再去看看别的吧?”
  陈瘸子却是不肯放过一个酒缸,他一个个的掀开,似乎是想要看看这里面究竟还有些什么。
  张萌只觉得这几天一直吃压缩饼干饱受摧残的肚子,此时也是泛起了一阵阵酸水,这些酒缸里千奇百怪的东西让得张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如果不是肚子里真的没有什么存货,恐怕他现在就要大吐特吐了。
  在这酒缸里,不止泡着一些连陈瘸子都道不出名字的东西,甚至还有三具被缝合在一起的尸体,仿佛就是一只大蜈蚣,而且还有一只小牛的头被砍了下来,被缝上了一个人的头颅。
  这些东西都不是天生的,而是有人特地这样做的,不过这些千奇百怪的东西只能折射出广川王的一个性格:那就是变态!
  那时候香港已经开始有一些国外的翻译小说,一些恐怖悬疑的小说张萌还是很喜欢看的,这种变态的事情,张萌简直是看都没有看过。
  陈瘸子还有病鬼的脸色也是难看了许多,想来也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感到阵阵的反胃。
  这种东西出现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感绝对是比好莱坞大片还是要震撼的。
  “咯咯咯,咯咯咯……”
  “瘸子叔,那边好像还有一个酒缸,要不要过去看看?”
  虽然张萌听着那声音有些发毛,但是好歹也是见识过了,现在并没有先前那么害怕了。
  陈瘸子轻轻点了点头,这个墓葬无论是从格局、机关、还是这些陪葬品,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闻所未闻,陈瘸子好歹也是翻了半辈子土坑的盗墓贼,但是对于这些东西居然丝毫没有见识,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
  对于外来者来说,如果对墓葬里的情况不了解,一条道走到黑的话,那结局多半是不会好,特别是这种大杀葬。
  所以他暗暗打定主意,这里的东西一定一样都不能放过,说不定可以看出什么端倪来,到时候他们又能多几分安全感。
  “妈的,这个酒缸怎么密封得这么严实,根本就打不开啊!”
  陈瘸子依葫芦画瓢地想要开了这酒缸,却没有想到在边缘处封了一层铁水。
  不过这却难不倒陈瘸子,这一次出门,除了大型的工具没有办法携带,其他精巧玩意几乎都是准备齐全。这酒缸的盖子也是浇了铁水的,但是给陈瘸子找到个破损的地方,用钳子一撑,顿时酒盖上一大块木板就给卸掉,忙活了差不多五六分钟这盖子总算是拿了下来。
  打开这个酒缸,不过这一次还好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
  这酒缸里面也没有水银,只有一具瘦弱得近乎于骸骨的东西,他的**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处理,脱完水之后剩下薄薄的一层皮紧紧吸附着骨头,但是却没有腐烂。
  这尸体的眼睛很是诡异,他的眼睛似乎是给人支起来,一双泛着白眼的眼珠子盯着众人,倒也是说不清的诡异。
  “奇怪啊,这尸体莫非有什么古怪?比其他酒缸封存的都严密,应该是有什么令人忌惮的东西才对啊!”
  陈瘸子疑惑地说道。
  他有些不甘心地抄起手电筒到处扫射着酒缸的内部,想看看到底还有没有隐藏着的东西。
  “我们要不要检查一下这尸体,说不定里面有些玄机。”
  “别啊,瘸子叔你恶不恶心,这玩意身上要是有毒怎么办?”
  张萌一听,吓了一大跳。这东西平心而论,张萌是想它有多远就滚多远,而且这具尸体这么多年来都不腐烂,说不定身体给涂了什么剧毒,张萌是一百个不愿意动这具尸体。
  “不会,这尸体表面的颜色并没有显黑,应该不会有毒,我也想看看这尸体到底有什么秘密……”
  病鬼微微点了点头,他似乎也想要知道广川王对这尸体为何这么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