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惨烈
作者:乱情笔      更新:2021-09-09 22:36      字数:3200
  待他走后,屠天泽才身体一软,脚步发虚差点倒下,毕竟他只是一个凡人,还没有正式踏入到武者这个行列,面对那如天威一般的威压几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林雾的身边,他知道自己现在并不能倒下,小五等人还在等着自己救治,相比于自己的伤来说,他们伤的实在是太重了,看着这一地的斑斑血迹,他一个铁血铮铮的汉子都虎目发红了,有什么东西想要流下来。
  几人相识的时间并不长,都可以说极为短暂,但这就是有一种知己相交的感觉,无论身世,无论背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胖子的可怕肉身,白溪的那种诡异状态,还要林雾所隐藏的那股强到发指的实力,都彰显着彼此的不平凡,而他屠天泽呢?又有什么?或许他才是众人里最普通的一个人。
  忽然,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打断了他的沉思,这人神色有些冰冷,显然是已经怒极,冷哼一声,转身对着场外的学生喝到:“你们还不赶紧把他们送到校医务室,难道还要等着我去不成?”此人正是教林雾等人第一节课的那个霸道的中年教师,他刚刚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便火速赶来了。
  他走到林雾的身边,在他身上拍了几下,一股股内力传入林雾的体内,却如泥牛入海一般不见踪影,他不禁露出了有些吃惊的目光,沉吟片刻,叹道:“一个好苗子就这样被毁了。”他能够感受到林雾身体的强度,却感受不到他体内的武者气旋,所以才会以为林雾被废掉了。
  “沈老鬼,竟然敢如此不顾颜面的伤我弟子,难道你当真以为我张某人是好欺的么?”说罢,长袖一甩便消失在这里,带着怒意向着学院后山疾驰而去。
  直到此时外围的学生才反应过来,呼啦一下子全都跑进来了,争天强地的要帮忙,因为谁都知道,如果真的搭上了这条大船的话,以后在学校低年级简直可以横着走,无人敢惹。
  “都tm轻一点!卧槽,你别他妈拽我裤子,妈的我鞋呢!”在这种关头能够扯着嗓子喊出来的也就只有屠天泽了,林雾几人就算没有昏过去也不会这样有失风度。
  “就医务室那个小丫头能治疗我兄弟们的伤么?”屠天泽对旁边的一个学生说道,有些疑惑,那个小护士虽然长得没的说,但是医疗技术就有些差劲了,而且还笨手笨脚的,无论如何也让他相信不了。
  那个学生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让送去医务室是老师的注意,他们也没办法去拂逆。
  不多时,这一大群人就来到了医务室,呼啦一下子把医务室给围个水泄不通,想知道各位老大的身体状况。
  好吧,虽然没并没有经过林雾等人的同意,但是不碍于他们就这样叫了。
  小护士看到又是林雾等人,顿时有些恼怒,可看到他们的伤势的时候顿时脸色变得惨白一片,大眼睛泪汪汪的真是我见犹怜。
  这一仗打的确实很惨,虽说最后屠天泽用一枚神秘的令牌惊走了沈凌的爷爷,但林雾和白溪的伤可是实打实的,早已双双昏迷过去,而且还不是喷出一口血来,也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脸色白的像纸一样。
  小护士大眼中写满了慌乱,焦急的跑到了医务室的后屋,不一会,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跟着她颤巍巍的走了出来,那副样子感觉走路都有些费劲。
  “师傅,你赶紧看看他们的伤吧!”楚琉璃泪眼汪汪的哀求到。
  老头穿着一身太极服,虽然此时走路有些颤颤巍巍的,而且眼神有些迷糊,色迷迷的小眼睛滴溜乱乱转,在周围的女同学身上扫视着,知道听到乖徒儿的话的时候才神色一正,仔细的替林雾把脉,眉头皱成了一团。
  “究竟是哪个老家伙,竟然对一个小辈下如此狠手?”老头本来有些猥琐的小眼睛突然睁开,露出寒芒,发须无风自动,一道恐怖的气息在他身上散发出来。
  不多时,他闭上眼睛,气息慢慢的消失,而其余的学生也毫无察觉,只有其余的一些老师感应到了,纷纷暗叹道究竟是谁让药老鬼发这么大火。
  老人摇了摇头,在林雾体内传入了一道绿色的气息,顿时在他体内如雨后春笋一般成长着,修复他那破损的内脏、骨头和经络,想来用不了多久,林雾就可以彻底恢复。
  他叹了口气,看出来这个清秀的孩子是一个好苗子,而且在刚刚摸到他筋骨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他本身的异常,但这些也不重要了,老人感受不到林雾体内的武者气旋,也感应不到丝毫的力量波动
  老人放下了林雾的手,转身去检查同样昏迷的白溪,神色有些凝重,眉头一紧,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这孩子,难道是白家的人?”然后便是一阵沉吟,开口说道:“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白溪”楚琉璃想也没想的就回答道,说完便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绯红一片,不敢去看师傅的脸,低头余光扫过白溪那张虽然憔悴却依旧挂着温和笑容的脸,露出关切的神色,而手一直攥着白溪的手,仿佛生怕他跑掉一样。
  “咳!”老人干咳一声,说道:“孩子大了,也该找一个好人家了!”,然后盯着白溪的眼中却有一丝寒芒闪过。
  听到师傅这样说,楚琉璃顿时羞极了,抓着白溪的手也放开了,捏着衣角,有些幽怨的说道:“爷爷”。
  “不过”老人再次开口,也不顾楚琉璃的害羞,脸色一正蓦然说道:“不过如果对象是这个白溪话,我不同意,你也休要再想!”
  楚琉璃脸上的那一抹绯红瞬间消退干净,变得惨白如纸,怔怔的看着这个对自己如师如父的老人,娇躯轻颤。
  “为为什么。”她颤声说道,苦涩的笑一笑,想要知道师傅是不是在开玩笑,但她知道,师傅在平时虽然总是喜欢开玩笑,有时对待外人也表现的很猥琐,但认真起来是从来不会开玩笑的。
  “你还太小,有太多的事情并不知道,其中所蕴藏的黑暗就连师傅都清楚,夹杂着太多的迷雾,历史也因此事变得模糊。”老人仿佛回忆起了什么,眸子深处尽是冰寒,同时还有一抹深深忌惮。
  楚琉璃还想辩解什么,老人大袖一挥,说道:“此事我意已决,你休要再提。”
  楚琉璃没有再说话,她是她师傅在周游九州山水的时候捡到的,老人也一直没有告诉她具体的位置,可能是害怕她伤心吧,她的命可以说是师傅给的,她从小都未曾拂逆过师傅的话,如今也是一样。
  可是人是会变的,未来的事情谁又可以说的清楚呢,至少一颗有些叛逆的种子种在了楚琉璃的心底。
  时间慢慢流逝,药老鬼的医术确实高明,而且他的武者气旋极为强悍,那种绿色的气流让林雾和白溪体内破损的经络和内脏慢慢恢复。
  “这两个小子都不是凡体,肉身强度至少都达到了斩凡的程度,真的不知道学院为什么会把这几个人扔到低年级,特别是这个叫做李若尘的少年,以前的实力就算是比那些一开始就被找来的六年级学员也不相上下。”
  听到师傅如此说,楚琉璃美目圆睁,看着躺在那里脸色苍白的林雾,露出惊讶的表情,她可知道那些六年级学长的恐怖,几乎都是一开始就被学院招收进来的武者,如今几乎大部分人都达到了斩凡境界,甚至传说中有一个变态已经向着更高的境界冲击着。
  她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阳光中的白溪,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她曾经暗自去关注过他,不过那颗懵懂的少女心连她自己都不懂。
  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林雾等人的恶霸事迹就传开了,吊打高年级学院,和老师公然作对,破坏学校设施等等,不用想都知道是沈凌的那些手下在向林雾等人泼脏水。
  六年级天,这里与其他的地方并不同,而是一座座的洞府,烟雾缭绕,有着幽暗的光芒射出,并且藏身于学院的后山,每个洞府中都有着强烈的武者气息闪烁。
  蓦然间,一道洞府内传出了一声粗狂的声音,响彻这里:“都听说了么,刚刚外界有一个小子和沈老师打起来了,还把他打了一个大熊猫眼!哈哈哈哈”
  一个粗狂的大汗从洞府内走了出来,身体上下都是肌肉,模样极为骇人,一脸的络腮胡子,刚刚说话之人正是他。
  “那个小子是什么境界的?”一人沉声问道。
  “都传他是斩凡境界,甚至有人说他的境界不只是斩凡,乃至更高。”大汗说完,还向着最深处的洞府瞟了一眼,然后继续说道:“我看他最高也就是斩凡而已,哪有那么好迈出那一步的!”
  此地接下来就又陷入了无尽的沉默当中,每个人都在沉思着一些问题,没有人在说话,只是一道道目光都射向了追深处的那个洞府之中,心中暗道:“或许,他已经达到了那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