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哈德老道
作者:梦林醉酒      更新:2021-10-16 18:18      字数:2201
  <script>readx();</script>  哈德老道
  嗷唔……
  银狼发出一声咆哮,猛然向李吉扑来,速度风驰电掣。
  不容李吉多想,心中念诀,连忙启动集纳大*法,当银狼把他扑倒在地,李吉双手已经抓住了银狼的前肢,只感觉道道灵气从银狼的体内向自己的体内流传。
  扑哧!
  李吉正享受汲取银狼体内灵气的过程,忽然,一腔热血从银狼的胸腔喷出,他全身一震,那银狼便趴在了他的身上。
  “收!”远处的叶落剑指一收,只见一把匕首大小的铜剑归还入鞘。
  “你没事吧?”叶落来到李吉身旁问道。
  李吉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摇头道:“没事。”
  “若不是我,你的小命可就不保了,认我当哥哥没错吧!”叶落露出自豪的神色徐徐说道。
  当然,他还不知道李吉会集纳大*法,否则他不会在李吉面前这么自傲。
  集纳大*法可是一门邪性的功法,这一招虽然有弊病,不能汲取比自己高修为的修行者,但一旦修行集纳大*法的修行者,修为大增,那可就是让所有对手都毛孔悚然的厉害角色了。八百年前,哈哈道人以此功成名修仙界,多少人谈虎色变!
  李吉笑了笑,他不像叶落那么爱显露自己,所以也没有必要告诉叶落自己修炼的集纳大*法也可以击杀了银狼。
  李吉来到那名死去的记名弟子身旁,把阴灵草拾起,装入竹简中,忽然,他又发现这名弟子怀内的练气丹,既然这名弟子已经死了,那练气丹对他来说也就没有用了,李吉顺手把练气丹也收入囊中。
  二人便又向林中深处走去。
  有叶落的陪伴和帮助,给李吉收集阴灵草带来了很大的方便,夕阳西下的时候,李吉完成了五十株阴灵草的任务,他们离开鬼鸠山,回到阴鹫门上缴了任务,换取了百十颗灵珠,李吉还是头一次获得这么多灵珠,若是以前想必一年也就换取这百十来颗灵珠,一时高兴,便要请叶落吃上一顿。
  叶落不是一个会客套的人,另外他认为自己与李吉可谓是情投意合的好兄弟,更加不会客气。一向大手大脚惯了的叶落,这一顿饭吃了李吉五十多颗灵珠,吃得李吉心中叫苦,暗自发誓:“下次打死我,我也不能请他吃饭了。”
  李吉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只因在这阴鹫门里没有人脉也没有家族支撑,一切都要靠自己,他不勤俭一些,很难在这阴鹫门生存下来。
  他们吃完饭,已经是夜幕降临时分,叶落心满意足地跟李吉告别,回到自己的房中,李吉则回到他的隔壁,关好房门。
  他简单地把灵珠安放好,在铜盆中又燃起一块铁松木屑,屋内的温度变得暖和起来。
  今天虽然忙碌一天,但是也算有了很大收获,第一,不但获得了大量的灵珠,而且还意外地得到了一颗练气丹,其次,就是他也清楚了自己所练的集纳大*法,不光对人类好使,对于妖兽也同样有效。
  他服下了一颗练气丹,接着开始运功打坐。
  他知道昨夜转动罗盘只是转动了一点点,应该还有很多的记忆封锁在罗盘之中,若想真正转动罗盘,把第一层塔内的记忆全部唤醒,需要修炼达到聚气期。
  周围的灵气如溪水一般流进他的体内,再由头至脚形成一个小周天,最后归纳气海之中滋润灵根。
  ……
  ……
  阴鹫门。
  山脚下。
  奴仆居住的地方。
  一名高瘦的道士来到小志房门前,轻轻推开房门。
  “大伯,你出关了。”小志看见来者,急忙扑入道人的怀中。
  道人抚摸了抚摸他的头,诧异地问道:“小志,你怎么还在这里,我刚刚去记名堂,没有找到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伯,您一定要为我报仇啊!”小志一脸的委屈说道。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快跟大伯说一说。”道人来到小志的床上坐下,小志站在一旁,摸了摸眼角的泪水,嘶哑的声音道:“大伯,我……我……我不能再修炼了。”
  “什么?”道人闻言,眼睛一瞪:“你的灵根乃是中级灵根,未来修炼的前途无量,怎么就不能修炼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道人肃然地问道。
  “都是李吉那个狗*娘养的,他……他把侄儿我灵根给毁了。”小志委屈地大声哭了出来。
  “李吉?那小子不是废物一个吗?当年来阴鹫门康小总管给他测试过灵根,说是已经碎掉了,他怎么可能毁掉你的灵根呢?再有,灵根乃先天入体,想杀一个人容易,但是想毁掉一个人的灵根而不伤人,那这名修行者的修为至少要在金丹期。”道人一脸的难以置信说道。
  小志抽搐了几下:“我也不知道,反正那小子很邪门,前一段时间,他的灵根修复了,而且还是个极品变异灵根。那天我与他交手,不知道为什么,我体内的灵气源源不断流入他的体内,就像是中了什么妖法一样,反正大伯,你要替我报仇啊。”
  听见小志这么一说,道人蹙起了眉头,他修行数十年,在阴鹫门算是个外门弟子,虽然地位不高,但是对于修行之事,也略知一二。
  “你这么说,真是邪门,灵根是不可以修复的!他竟然能修复灵根,再有,我阅过书籍,也没有一种什么法术功法会汲取他人的灵气,你不会是在编瞎话吧?”道人实在是想不通,便怀疑起小志来,他似乎知道小志的秉性,经常说话骗人,就是为了让自己出头为他撑腰。
  小志一脸的冤枉道:“大伯,侄儿要有半句假话,愿意招受天打五雷轰。”
  他突然发起毒誓,这使得道人不得不相信他的话。
  “李吉……好个李吉,竟然连我哈德老道的侄子也敢动。”哈德老道目光闪烁一道凶狠:“侄儿,你放心,我一定杀了那小子给你讨回个公道。”
  有哈德道人为自己做主,小志心中大喜,总算大仇可报。
  “大伯,你想怎么对付那臭小子。”
  “以我现在的身份与他正面交锋,恐怕会有人说闲话,但是你放心,一旦我找到机会,我必定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