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静姝
作者:浅草淡茶      更新:2021-04-07 01:30      字数:4699
  宝塔状,五层阁楼,七丈高,一枝独秀。
  其上,高挂‘五美,饺子馆’五个大字,加上一个小小黑点,简单明了。
  灯火通明,烛光纱帘,夜幕灰灰,朦胧美,灯塔秀。
  五美饺子馆,五层,第一层来往的人流大多数是普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在这吃点饺子的,喝点小酒,谈天说地。————静姝。
  第二层闲坐的人群都是些贵富之人,锦衣华服,披金戴玉,叫上几壶茶,几碟小菜,听曲赏舞,看风景,打发时间。————姽婳。
  第三层走动的人主要是一些男人们,不论贫穷贵富,他们在这饮酒玩乐,逍遥自在,有美女作陪,说些风花雪月。————飒纚(sà lí)。
  第四层驻足之人皆是文人雅士,恬静高寡,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他们在此以文会友,施展文采。————摛藻。
  第五层停留之人皆是气息外放的是武者,他们在此体验红尘,看车水马龙,看人来人往,品人生百态,借此收心敛气。————菀枯。
  一层一美主管一层之事,各司其职。
  除一楼外,四楼各有独有台阶,直通街道,各楼之间不互通,彼此互相隔绝。
  亥时三刻,街上人流已少,除却几个当差的兵勇,其他人早已安睡。
  第一层,一风韵女子正怒目嗔视眼前的三位男子,两胖一瘦,一老两少。
  那三个男人风甲伦都认识,冯丙武,冯甲脸,冯甲雨。
  冯丙武还是老样子,猪腰子脸,额头肥满,浓眉,小眼睛,塌鼻子,厚嘴唇,大肚子,大象腿,很难看。
  此时此刻,他丑陋的嘴脸正对着静姝,贼眉鼠眼偷瞄她,扫视着,从上到下,小眼睛溜溜地在眼底打转,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
  冯甲脸,冯丙武的儿子,今年二十岁,回风学院学生,与冯丙武一样,从小胖到大,从小丑到大,还不要脸,延续了他父亲的作风,好色weisuo。
  他也在打量着静姝,年纪不大,看女人倒是很有章法,颇有自己的心得,不看脸,不看胸,不看臀,只看手。
  心灵手巧,他的看女人准则。
  冯甲雨呆呆地站在一边,很沉默,不说话,不过他是第一个察觉到风甲伦到来的人。
  他转身,皱着眉头,瞳孔放大,看到风甲伦之后明显情绪浮动不少,眼神不善。
  “ 好巧啊,甲雨兄弟。 ”风甲伦笑着打招呼,慢步走到了静姝的身旁。
  他突然地来到,使得冯丙武脸色一敛,顿时就不高兴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本来,他还打算趁着回风镇大人物都迁移走了,准备收拾五美饺子馆,他早就看上这饺子馆的五位美人了,夜不能寐,天天想着,心头痒痒。
  天赐良机,时不他待,于是他大半夜就来了,在这里威胁五美,想要将她们收到麾下。
  不过,现在也不差,至少一个风甲伦他是不在乎的,一个还不是武者的小娃娃。
  “ 甲伦贤侄,大半夜的出来可是不安全啊,现在回风镇风声鹤唳的,你还是好好待在家里比较好。 ”
  冯丙武阴阳怪气地说道,明里暗里示意风甲伦不要多管闲事,赶紧走,不然他就不客气了。
  “ 你好,丙武导师,您也下山了?这大晚上的,怎么有空来五美饺子馆,也是来吃饺子的吗? ”
  “ 听说林院长有令,以后各个导师要专心教导学生,我这还真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您,不知您什么时候有空? ”
  风甲伦装作没听见他的话,拿出林院长来压冯丙武,同为回风学院的师生,和谐相处比较好。
  “ 你? ”
  冯丙武气急,眯着小眼睛,杀气突现,不过却又很快压制住,阴笑道。
  “ 林院长只管回风学院的事情,出了回风学院的地盘,他是不会多管的,小家伙,你找错靠山了。 ”
  他在回风镇不怕林院长,家族里也是有老人与林院长交好,只要不是在回风学院兴风作浪便可。
  “ 冯胖子,别叫我小家伙,小家伙是你叫得吗?那是只有我最亲近才能叫得,你个死胖子。 ”
  风甲伦怒了,牛脾气上来了,怒目瞪着冯丙武,小家伙的昵称向来只有他小姑素灵叫,没想到今天这个死胖子叫了,让他很不高兴。
  不远处,一棵槐树下,一道黑色倩影哧哧轻笑。
  “ 冯胖子,你可不要忘记,现在夏庚武将军可是坐镇回风镇,手握二十万兵马,你们上家秋壬儒可是远走青龙王城了。 ”
  风甲伦亮出王牌,冷眼看着冯丙武,现在回风镇夏庚武可算是一言堂,什么都是他说了算。
  闻言,冯丙武眼神闪烁不定,握紧拳头,冷笑道。
  “ 不知道你还能得到夏家庇护多久,不要太张狂,小子。 ”
  他带着冯甲脸,冯甲雨两个人离开了这里。
  风甲伦眼神一凛,想到自家与夏家的上下关系不稳,同时也是明悟,看来其他人也是知道他风家与夏家关系有些裂痕。
  他感到危机四伏,内心对于实力的渴望又加深了。
  他在沉思,眯着眼睛,皱着眉毛,抿着嘴,摸着大腿。
  静姝走到风甲伦的面前,看他的样子,掩嘴而笑,说道。“ 在这瞎想什么呢? ”
  风甲伦回神,摇头,说道。“ 没想什么,走神了。 ”
  静姝抿嘴,也不多问什么,两人是老相识了,他思考的样子和动作她还是清楚的,不过他不想说,她也不问。
  两人走向饺子馆,静姝在前,风甲伦在后。
  “ 小家伙,今天多谢喽。 ”静姝回头感谢风甲伦,莞尔一笑,风甲伦如沐春风。
  “ 你可别折煞我了,静姝姐,这点小忙还不是应该帮的。 ”风甲伦笑道,陪笑。
  他这才仔细看她,今天的打扮靓丽绝美。
  她有着完美的面部,一双清澈澄明的丹凤眼睛,柔软的红唇,晶莹薄透,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气,白嫩,美丽纯净,淡泊文静的绝色娇靥,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可破的脸蛋,国色天香。
  百合花裙,剪裁合体,卓越多姿。
  他笑得开心,烦恼忘掉。
  美人如药,百病可医。
  只是可惜,生活所迫,入错了行。
  那一棵槐树下,黑色倩影冷笑,不高兴了,好个小家伙,叫得真好。
  “ 还是老样子吗? ”静姝问道,随意,亲自下厨。
  “ 是的,老样子。 ”风甲伦答道,自然,收拾桌子。
  “ 其他四位姐姐呢? ”风甲伦问道,关心。
  “ 她们都去青龙王城了,这里就剩下我一个。 ”静姝答道,欣慰。
  转而一顿,她接着说道。“ 她们去那边找地方,重开五美饺子馆,昨天走得,本来还打算见你一面再走,可是走得比较突然,所以没来得及见你。 ”
  “ 烦劳四位姐姐惦记了,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见。 ”风甲伦说道,感叹不已。
  “ 我就不惦记你啊? ”静姝踏着碎步而来,端着一盘饺子,款款如舞,秀色可餐,秀色可赏。
  风甲伦嘿嘿地笑着,不说话。
  “ 不消几月,肯定还是会再见的。 ”她也生出感叹,皮笑面笑。
  “ 喏,三十七个。 ”她将盘子放在他的面前,三十七个饺子,他每次都点三十六个,多一个,她送他的,她每次都送他一个。
  “ 楼上的灯? ”风甲伦问道,疑惑,既然没人,为什么还点着灯。
  “ 三楼还有客人。 ”她答道,苦笑。
  “ 那其他楼? ”
  “ 我怕黑,点着灯心安不少。 ”
  “ …… ”
  一时无话,风甲伦吃着饺子,静姝看着他吃,笑而不语。
  许久,他走,她送,送出数丈远,再目送他离开,站着好一会,她才回到饺子馆。
  熄灯,关门,洗澡,睡觉。
  他是最后一个客人,向来如此。
  “ 贱女人,竟然敢动大爷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不知道我在回风镇的威名吗?不知道我冯家吗? ”
  有男人唾骂,生气。
  “ 啊,啊,啊…… ”
  有鞭子抽动皮肉的声音,仔细一听,有肉裂开的声音,再听,有滋滋的血水声。
  “ 女侠饶命,不知我冯家怎么得罪您了,我在这里给您赔罪了,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
  良久,终于,男人求饶,被彻底打怕了。
  回家的路上,风甲伦听到了杀猪般的叫声,他驻足,顺着声音悄悄走去,看到了这搞笑的一幕。
  他躲在黑暗处,不露面。
  冯丙武被吊在一刻槐树上,绑着双手双脚,树下,一位女黑衣人拿着树枝狠狠地抽打他肥胖得身躯。
  冯丙武哀嚎不止,不停地晃悠来去,被打得生疼,又无可奈何,求饶不成,躲避不开。
  冯甲脸趴在地上,偶尔起伏的身子证明他还活着。
  他在装死,不,他被打得半死不活。
  冯甲雨站在一旁,呆呆的,这一回是真的呆住了,默默地不说话,眼睛忽闪忽闪的,还挺可爱。
  可爱的人不会被打,只有可恨的人挨打,这是那一位女黑衣人做的事情。
  “ 死胖子,让你得瑟,这个样子还傲娇不。 ”风甲伦撅嘴,这一刻很开心。
  然后,下一刻,他被那黑衣女子追着跑路。
  “ 啊,啊,啊…… ”
  冯丙武还在哀嚎,荡悠肥胖的身子,即使那黑衣女子已经去追风甲伦了。
  冯甲脸坐了起来,长舒一口气,抚慰胸口。
  “ 啊,啊,啊…… ”
  这一回换做风甲伦大叫,即使黑衣女子的鞭子并没有打在他的身上。
  他哀嚎,跟真的一样。
  黑衣女子扯开黑色面罩,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她就是跟随风甲伦而来的素灵。
  两人不再玩闹,心有灵犀。
  “ 你会功夫? ”风甲伦惊讶道。
  虽说他一眼就认出了黑衣女子是素灵,但对她也是一位修武者还是很震惊,他从不知道,也未曾想过。
  她不绣花,不做衣服,女工一个不会;她不会做菜,懒得洗碗,厨房东西一个不碰,只知道吃;她不摸剑,不摸刀,整天带着他游山玩水,其实他就是帮忙背东西。
  就这么一人,把回风学院导师,冯丙武,给吊在树上打。
  他竟然不完全了解她,他看着她后背的剑,看着她手上的鞭子,心慌慌的。
  “ 啪 ”
  素灵给了他脑袋一巴掌,白了他一眼,直摇头,感叹道。“ 我大哥那么聪明,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一个蠢儿子。 ”
  “ 我不会武功,你父亲我亲大哥会放心我一个人在家? ”
  “ 我这么一个名动天下的美女,天生丽质难自弃,吾见犹怜,别人见了会没点想法?都会想要得到我,我没点本事能行? ”
  “ 也就是你,有没有脑子,竟然把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家家丢在家里?万一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自责不?你心疼不?你后悔不? ”
  风甲伦想了想她方才生猛抽打冯丙武的场景,缩了缩脖子,耸了耸肩,双脚不自觉地抖了抖。
  他直点头,做出懊悔的样子。
  “ 现在想想,我确实挺笨的,让你一个人在家,不安全,是我考虑不周。 ”
  “ 还知道自己蠢就好,这样还有点救。 ”
  风甲伦咽了一口气,表示自己无力反驳,只好跳过这个话题。
  “ 你会功夫的事情没人知道吧?今天有没有人来骚扰你吗?你这么漂亮,万人迷什么的,肯定有人来踏破我们家的门槛,你是怎么打发他们的?。 ”
  素灵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眼神示意风甲伦说得好,鼓励他以后要经常这么说话。
  “ 那拜访我的人可是相当地多,从我们风家门槛一直能排到你们回风学院。 ”
  素灵拽上了天,仰着头,撅嘴,还蹦了蹦。
  “ 你也不想想,你小姑我是谁,风靡万千少男,迷死老壮青,你父亲带着风家人一走,他们就来了,赶都赶不走,没办法。 ”
  “ 那为什么我回家一个男人都没见到,就知道夸张。 ”风甲伦腹诽,内心鄙视素灵。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装作理所应当的样子,夸耀道。“ 确实,我小姑,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小姑。 ”
  “ 你夸谁呢? ”素灵不满,嗔视、撇嘴。
  接下来,风甲伦极尽赞美了一段时间,素灵终于是说出了没人打扰她的原因。
  原来,都是李戊土的功劳,他肥胖得身躯还是挺够分量的,扯着喉咙喊,那个男的不长眼再敢来风家就打死他,谁要是敢欺负素灵,就是与他为敌。
  那一刻,整个回风镇都在回响他的声音,气势恢宏,声势庞大,让人不由生出一股敬佩之情。
  只是可惜,他长得太丑了,也太胖了,她看不下去。
  于是,当他再次手捧牡丹花给素灵献殷情的时候,素灵要不犹豫地给了他两巴掌,啪啪得,把他打走了。
  风甲伦这才想到,为何李戊土与他相撞之后捂着脸跑了,合着是献殷情被打了,怪不得一刻都没停留。
  一男一女,说着笑着,并立而行,回家。
  风家府邸大门,火舞俏生生地站在门口,在等待。
  “ 啪 ”
  素灵给了风甲伦脑袋一巴掌,打得不重,就是让火舞看见了。
  她低声地说道:“ 小家伙,可以啊,十六岁就有相好的,这一点可比你父亲强多了。 ”
  恰好,火舞也听到了。
  然后,素灵大摇大摆到底走进自家。
  风甲伦,火舞两人对视。
  温情脉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