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两仪四象
作者:浅草淡茶      更新:2021-04-07 01:30      字数:3797
  风淅淅,雨沥沥,一夜未尽,一觉方深。
  高山巍峨,天空泪水,一时骤雨初降,风雷闪电,一声炸响,轰隆隆,电光火石,闪耀乾坤。
  三千丈绝顶,氤氲,云雾萦绕,风雨,夜未央。
  寅时初,风甲伦从睡梦中醒来,睁开双眼,皱下眉头,迷茫看向窗外,听着雨声,雷电霹雳,恍惚、释怀,晕沉睡下。
  听雨、安逸、轻笑,好睡觉。
  一夜不知何时,匆匆过去,苏醒,坐起,揉眼,展开双手,站起,懒腰,蹬腿,意识逐渐回归。
  宿舍外,雨未停,人起,生活不歇。
  风甲伦起床、洗漱、穿白衣、照镜。
  寅时一刻,火庚云起床,洗漱一番,精神状态良好,满面春风,笑意莹然。
  反常,他对着铜镜臭美许久,方才仰头挺胸,提伞,走出宿舍。
  随即,水丁生起床,同样,一脸春意,面色红润,开心之色。
  他洗漱,穿衣,照镜,得瑟。
  云乙逸熟睡,逍遥,风采依旧,随心所欲。
  风甲伦、水丁生两人走出宿舍,前去食堂。
  “ 驱月西沉早启明,霞光四射染无声。笑看寰宇风雷激,望岁升平盼日睛。 ”
  天亮,虽然不是很明朗,朦胧光芒,阴雨绵绵,风雷激荡。
  水丁生:“ 甲伦,这几天跟着李戊土那个死胖子都去哪里玩了? ”
  两人打着伞,行走在湿漉的青石板上,雨水拍打伞面,啪啪作响。
  风甲伦:“ 去了一趟梨花村,认识了一女子,顺带还拐了一个小女孩。 ”
  他随意地说道,笑着,看向水丁生。
  水丁生:“ …… ”
  四目相对,一时无语凝噎。
  回风食堂,风甲伦一个人坐着,喝着豆浆,吃着包子。
  水丁生与文美、文丽、堂娜、徐乙剑、扬之水五人聊天取闹,不亦乐乎。
  一儒雅男子,笔、本随身携带,坐在了风甲伦的面前。
  夏乙日,依旧一身文艺,束发戴冠,面色阴柔,白锦袍,一身干净,一尘不染。
  夏乙日:“ 几日不见,甲伦兄弟倒是神采飞扬,一身正气啊。 ”
  风甲伦:“ 夏公子何须夸我,您一直都是我追求的目标,不甘人后,想要与您肩并肩。 ”
  面对面,眼对眼,鼻对鼻,嘴对嘴,似是亲近。
  相视而笑,不泯恩仇。
  夏乙日:“ 我夏家在青龙王城继续掌兵,我大哥夏甲武布置巡防,管制城内安全。 ”
  “ 听说,你们风家两位叔叔入了青龙王城王家,你父亲被排挤在外,连安家的地方都没有,寄居在一朋友家。 ”
  夏乙日风轻雨淡地说道,看着风甲伦,皮笑肉不笑。
  他在显示自己的实力,针对风家此刻的劣势,威胁。
  风甲伦:“ 这一切都是我父亲的选择,我尊重他的选择,一切后果自然一力承担,不介怀。 ”
  “ 文美姐最近与她相公关系似乎不是太好,您说,是不是呢? ”
  风甲伦波澜不惊,反唇相讥,与文美相处许久,也是搞清楚她的相公是谁,青龙王城城主,青壬术。
  青壬术,东青龙王,坎田国四大王之一,独立自主,掌兵百万之众,御亿万里疆土,实力深不可测。
  夫妻不和,家族也不是太相护,也是夏家此时的烦恼,文美待在回风镇,不去青龙王城,不与青壬术交好,感情不融洽。
  夏乙日冷笑,眯着眼睛,嘴角浮起,邪意。
  风甲伦喝豆浆、吃包子,不予理会,泰然处之。
  夏公子日记:“ 四月十日,清晨,与风甲伦试探性闲聊,他今日有所不同,不受掌控,锋芒毕露,想要与我平齐,不再甘于我下。 ”
  “ 此人不得不防,必要时可以除之,可借用水丁生。 ”
  夏乙日离开,走到水丁生、文美那边,与他们一起说笑,吃早饭。
  风甲伦一人独处,消停一会,火舞踏步而来。
  她今天穿了一件黄色的裙子,耀眼、夺目、惊艳。
  她坐在风甲伦的身旁,没去看水丁生,这一次切实地盯着风甲伦。
  风甲伦被她看得不自在,时不时地瞥看她,有些疑惑。
  她向来都是看水丁生,不理他的,今天是怎么了?转性了?还是他离开这九天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
  风甲伦:“ 火舞姐,怎么了?一直看着我干什么? ”
  火舞:“ 甲伦,我发现你变了,变得跟之前不一样,好像,好像…… ”
  她在风甲伦身上看来看去,久久说不上来那种感觉。
  风甲伦白她一眼,戏虐地说道。“ 是不是变帅了?想移情别恋就赶快哦,不然就被别人抢走了。 ”
  这一回换火舞冷眼斜睨他,没好气地说道。“ 就你?谁看得上你?就乖乖在我身后跟着,哪一天我一高兴就玩玩你。 ”
  话音刚落,晓雅走两人身旁走过,深深看了风甲伦一眼。
  她今天穿了一件火红色的裙子,活泼、鲜艳、充满朝气。
  风甲伦看向晓雅,对他微笑,她也回之以莞尔,落落大方。
  火舞:“ 看什么呢?长针眼呐。 ”
  火舞踢了风甲伦一脚,不满。
  风甲伦摇头,默默吃饭,火舞闷闷不乐。
  一波不止,秋甲文适时出现,怒气冲冲,不高兴地看着风甲伦,坐在他的对面。
  秋甲文:“ 风甲伦,你干什么呢?惹我妹妹不高兴了? ”
  他一来,就没给风甲伦好脸色,瞪着他。
  风甲伦:“ …… ”
  冯甲脸、冯甲雨两人不知何时站到秋甲文的身后,两小弟,跟着大哥。
  风甲伦看了冯甲脸、冯甲雨两人,不屑一顾,摇头不止。
  风甲伦:“ 火舞姐,我给你带了礼物,你去宿舍拿吧。 ”
  火舞:“ 怎么昨晚不给我?讨厌。 ”
  说完,她就跑走了,美滋滋,蹦蹦跳跳,去取礼物。
  秋甲文:“ 昨晚? ”
  “ 昨晚怎么了?你昨晚回来去女生宿舍了? ”
  秋甲文紧张兮兮,愤愤然地看向风甲伦,竟然背着他偷偷去见他妹妹,可恶。
  秋甲文:“ 你给火舞带什么礼物了? ”
  风甲伦瞪大眼睛,翻白眼,不解。
  风甲伦:“ 秋大哥,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只是随便一说,支开火舞姐,她也回应走了,你不明白? ”
  “ 我还没正式送过火舞姐礼物呐,你都不知道? ”
  秋甲文:“ …… ”
  他懵了,还是单身的他,从小习武,以武立志,脑子比较直。
  风甲伦:“ 秋大哥,以后见面就不要带小弟了,你这两位小弟太弱,而且火舞姐不喜欢我们相处不融洽。 ”
  “ 你这么爱你妹妹,就不能长点脑子? ”
  秋甲文:“ …… ”
  风甲伦说话还真的不客气,让他无语。
  两人无话了许久,静默,吃饭。
  饭后,秋甲文看了不远处的夏乙日,说道。“ 你要小心,夏乙日可不是什么好蛋,当心点。 ”
  “ 还有,我秋家在青龙王城不是很好,只能勉强自保。 ”
  说完,秋甲文带着冯甲脸、冯甲雨两人离开。
  风甲伦继续安静的吃饭。
  然而,安静吃饭永远是不可能了,一边扬之水突然走到风甲伦面前,伸出右手,饶有兴趣地看着风甲伦,说道。“ 风甲伦,我们做朋友吧。 ”
  风甲伦惊愕,呆呆地看着扬之水,他对于扬之水可谓是好奇已久,这个机会自然是不会错过,他同样伸出右手。
  然而,他还未开口,一道声音便叫停了两人相识。
  李戊土瞪眼,大喊道。“ 住手,扬之水,他是我的人,你给我滚一边去,别沾染他。 ”
  李戊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里,见到风甲伦、扬之水两人一起,便是飞快跑来,将风甲伦护在身后,母鸡保护小鸡的样子。
  扬之水:“ 李老师,我们只是做个朋友而已。 ”
  李戊土板起脸,扬起右手,指向徐乙剑那边,说道。“ 滚,离我侄子远一点。 ”
  众人惊呆,看着李戊土、扬之水。
  扬之水离开,李戊土长舒一口气。
  李戊土低声:“ 以后不要与扬之水接触,他不祥,你惹不起。 ”
  “午时三刻,去阴阳塔后方,拿着这块令牌,对着太阳,便可以见到一‘炼丹阁’,炼丹的老李头在那,你可以去见他,无论是骗丹药,还是拜他为师,具体怎么样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
  “ 溟莱还等着你的丹药呐,努力。 ”
  李戊土扔给风甲伦一双鱼图,圆形灵牌,白玉黑玉合二为一。
  风甲伦:“ …… ”
  风甲伦觉得自己有些被看穿了,被监视,被安排,溟莱李戊土都知道,他刚想学习炼丹或借丹药,他就立刻介绍他认识炼丹师,什么情况?
  李戊土离开,一身冷汗,警告扬之水好几眼,方才安心。
  一顿早饭,不得安宁。
  风甲伦脑子飞转,想到了遥远青龙王城的父母,还有他的小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同时,看向扬之水,对他越发好奇了。
  卯时初,天魁练功房,风甲伦、火舞、水丁生、文美四人练习四象剑阵,无实剑,气剑,四道气息交融一起。
  金、木、水、火,四属性灵气交织。
  火舞两天气脉,金色灵气涌入她体内,身外聚气,一凤一凰,护她周身。
  金克木,火舞压制文美。
  文美三条气脉,三股粗壮的绿色灵气将她包裹,身外聚气成形,绿气罩,守护己身,同时,滋长水丁生火属性灵气,使得他灵气暴涨。
  水丁生,两条气脉,红色灵气融合他身,身外聚形,一龙一虎盘踞。
  火克金,火舞被压制,气息羸弱。
  风甲伦九条气脉全开,疯狂吸收天地灵气,天魁练功房灵气充裕,是鬼壶山灵气汇聚之地,可以供他随意纳气。
  水属性,蓝色灵气纳入体内,化作灵液,身外聚气成形,九炳气剑环绕旋转。
  水克火,压制水丁生。
  水强,木次之,火、金平等。
  金水强,胜过木火。
  水丁生、火舞看向风甲伦,深深皱下眉头。
  风甲伦、文美两人对视,心有灵犀,皆开两条气脉。
  四灵气,同等。
  金生水,木生火,水克火,金克木。
  五行不循环,金水克木火。
  一时之间,风甲伦火舞两人占据上风,水丁生文美下风。
  然,五行不循环,四象剑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少阳、少阴、太阳、太阴一循环,相生相克。
  文美演化木青龙,火舞演化金白虎,水丁生演化火朱雀,风甲伦演化水玄武。
  少阳少阴相生相克,太阳太阴相生相克,四象,四方神。
  阴阳调和,四象相通。
  四人有所明悟,继续练习,不再执著于五行之气。
  午时,风甲伦假借有事,前去‘炼丹阁’,寻老李头。
  水丁、文美回天魁练功房,休息。
  火舞偷偷跟随风甲伦,想要看他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