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被打脸
作者:浅草淡茶      更新:2021-04-07 01:31      字数:4035
  “ 砰、砰、砰…… ”
  翌日清晨,有人敲门,一直敲个不停,并且喊叫道。
  “ 甲伦、火舞,赶紧起床了,今天咱们回风学院要和青龙学院的学生们切磋,进行一次对决,不要错过时间了,辰时比试就要开始了。 ”
  水丁生的声音,他来了,就站在风甲伦的房间外。
  正值卯时过半,阳光正好,红霞万丈,将大地笼罩在自己的光辉之下,倾洒无边的爱意。
  这时,风甲伦已经修行了半个时辰了,只见他周身三百六十个穴位湛湛发光,发出呼呼的声音,内风形成,正在与外界天地进行沟通,试图产生共鸣。
  他正在修炼《八荒经》,一大早就开始了,并且小有所成。
  此刻,他的气血沸腾,心火热气腾腾,使得各个穴位喷发热量,催动周身以外的空气,形成一股热浪。
  他正在造风,先是内风,火灵气高速运转,使得身体的温度快速上升,同时加快心跳频率,驱使血液流动加快,整个躯壳成为一个火炉,造热成风。——————推力。
  这一波修炼完毕之后,他又开始运转水灵气,使得身体的温度下降,躯壳成为一个冰块,使得周围的热气汇聚过来,形成一团冷风。——————吸力。
  如此水火并济,冷热循环,他暂时已经能够收缩自如地形成吸力、推力,冷风、热风。
  以风为气,驱御万物。
  他的身体逐渐漂浮起来,悬在空中,没有散发出什么灵气波动,光是凭借对于风的掌控,便是能够让自己飘起来。
  他在感悟天地间的风,庞大的能量转移,冷热转换,还有气流的流向,即使身处门窗紧闭的房间内,仍然能够感受到‘风势’。
  八卦图,风巽占八分之一,天地大道之一,亦是蕴藏阴阳五行,流动在天地的每一寸地域,只能修炼者能够静下心,便是能够在身处的地方感受到风的力量。
  便是自己的呼吸,也是一种风,内外交换,一种人最基本的技能,生存的法门,一出生便自带。
  呼吸的频率,便是风的情绪,是能量的波动,亦是生命起伏的征兆。
  风甲伦正在缓慢呼吸,跟随自己的心跳,与血液一同顺着脉络流动,生命的气息缓和,人的气息温润。
  不过,水丁生的敲门声,却是将他的气息给打乱了,无法再度进入宁静、祥和的状态,只得作罢。
  风甲伦看向床上,火舞、菀枯正安静的熟睡着,明明是自己的床,可是昨天晚上他却只能睡在地上,一个人。
  风甲伦去开了门,水丁生一脸狐疑地看着风甲伦,瞥了一眼房间内,小声问道:“ 你把火舞给办了? ”
  风甲伦直摇头,晃得厉害,道:“ 怎么可能?火舞姐是个好女孩,不到我俩成亲,她是不会给我的。 ”
  “ 那你怎么这么慢才来开门?你和火舞在房间里做什么呢? ”水丁生惊讶地问道。
  “ 我,在里面修炼呐。 ”风甲伦解释道,自己确实在里面修炼《八荒经》。
  “ 修炼?你骗谁呢? ”水丁生翻白眼,指着风甲伦左右脸的巴掌印,“ 修炼,自己打自己嘴巴子吗? ”
  风甲伦:“ …… ”
  直到现在脸上还火辣辣的疼,一想到这两个巴掌印,风甲伦就想要哭,自己早上好好在地上睡觉,不曾想到菀枯、火舞两个人突然跑到自己面前,一人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做错什么了?好好睡觉也被打,还有没有天理了?
  他都不知道菀枯、火舞为什么要打他,大早上的,两个女人不睡觉,打我玩呢?
  风甲伦本想要两女给他一个交待,实在不行的话一人亲他一下也是可以的,可是他这点小心思还没开口,就被扼杀在摇篮里,菀枯、火舞一个个瞪着他,眼神犀利,感觉想杀他的心都有了……
  于是,他只好忍住了,默默地挨了两巴掌,而菀枯、火舞则是美滋滋地睡觉了。
  女人呐,真心搞不懂。
  挨了打的他,没有心思再睡觉,于是就开始修炼《八荒经》,熟悉风的力量。
  这会水丁生又提到他脸上的巴掌印,又让他想起了之前被打脸的憋屈,却又不好意思给水丁生讲自己被打的事情。
  “ 我这,是为了让自己更加清醒地修炼,所以才打了自己两巴掌,专门提神醒脑。 ”风甲伦勉强解释道。
  水丁生,自然是不相信风甲伦的鬼话,不过也没有追问什么。
  “ 去,叫火舞起床,咱们一起去看看青龙学院学生们的实力。 ”水丁生催促风甲伦,自己站在门口,没有走进房间。
  他也是怕火舞没有穿好衣服,所以才不敢走进去,以免见到什么不该见到的东西。
  风甲伦迟疑一会,没有立刻答应,想了想,不能去叫火舞起床,万一菀枯姐也起来了,又被水丁生见到,恐怕他伟大的形象就完了。
  正想着该如何回绝且打发水丁生先走的理由,突然面前的水丁生大叫一声,指着风甲伦的身后,一脸的惊愕。
  风甲伦回头,只见菀枯、火舞两女揉着惺忪的睡眼,衣衫不整,一脸怒意地瞪着水丁生。
  水丁生张大嘴巴,盯着菀枯、火舞两女,又见到她们衣衫凌乱,更是有了无限的遐想,冲风甲伦竖起了大拇指,暗自传音。
  “ 甲伦,还是你厉害,竟然连菀枯都不放过,火舞竟然没打死你,而且还和菀枯姐一起陪你睡,我算是服了你了。 ”
  “ 你可得教我几招,我也想多泡几个妞,大被同眠啊,哈哈…… ”
  水丁生展开遐想,一脸戏虐地看着风甲伦,无比地佩服他。
  风甲伦心中尽是苦涩,水丁生又岂会知道,他昨晚是一个睡在地上,并且早上还被菀枯、火舞一人打了一巴掌。
  “ 好了,你先忙你的,我去金银铜擂台那边等你。 ”水丁生笑道,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又停下,“ 对了,你别着急,好好照顾菀枯姐还有火舞。 ”
  风甲伦暗骂一声‘靠’,心想你这小子刚才还那么使劲敲门,现在就随便拍拍屁股跑了,算怎么一回事?就不能留下了陪他一起遭受菀枯、火舞的怒火吗?
  菀枯、火舞,现在还很困,睡意十足,刚才睡得正香,一下子被人吵醒,整个人还是有怒气的,想要找一个发泄。
  现在水丁生跑了,就只剩下风甲伦一个了,两女同时不怀好意地盯着风甲伦。
  风甲伦后退数步,双手横抱,不安道:“ 你们要干吗?别过来,别过来,又不是我吵醒你们的,别打我,别啊…… ”
  风甲伦被菀枯、火舞拖进了房间,两女关好房门,对着风甲伦拳打脚踢,毫不留情。
  不过这一次两女还是有些分寸的,没有打风甲伦的脸,给他留了一点面子,也好去见人。
  菀枯:“ 火舞,甲伦就交给你了,我先回五美饺子馆了。 ”
  火舞:“ 菀枯姐,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甲伦的。 ”
  菀枯笑了,冲着火舞摆了摆手,离开。
  火舞洗漱了一番,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风甲伦,道:“ 赶紧洗把脸,换一件新衣服,等下我们去金银铜擂台那边,看看青龙学院学生们的战力怎么样。 ”
  闻言,风甲伦连忙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洗漱、换衣,和火舞一同出门了。
  一路上,不断有学生窃窃私语,在讨厌回风学院、青龙学院为何要这么着急比试?本来是回风学院的内部赛,现在硬是变成了两院之间的对决,一些隐藏极深的高手即将现身。
  或许,这一场比试会直接影响到参加天罪大战的人选。
  风甲伦打起了精神,调整好自身的状态,先是与火舞去吃了个早饭,然后快速赶到了金银铜擂台这边。
  水丁生、晓雅、秋甲文、采薇在等候两人,四个人现在也是属于尹白离建立的组织当中,也越发亲密了。
  水丁生上下打量着风甲伦,狐疑,暗自传音道:“ 怎么?刚才没被打? ”
  他这话一说出口,就遭受到了风甲伦的白眼,不满,传音道:“ 你还有脸说,刚才跑那么快做什么?也不知道帮我一下? ”
  “ 真的被打了? ”水丁生惊讶,随即感叹道,“ 还好我跑得快,还好,还好…… ”
  风甲伦:“ …… ”
  秋甲文斜睨着风甲伦,都不睁眼瞧他,板着脸,却对火舞笑呵呵,询问道:“ 怎么样?他没有再欺负你吧? ”
  “ 他哪敢啊? ”火舞瞥了一眼风甲伦,得意道。
  风甲伦:“ …… ”
  采薇扯了扯秋甲文的衣袖,示意他好好说话。
  晓雅冲着风甲伦笑了笑,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一切安好,五美饺子馆的事情处理完毕。
  风甲伦冲她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不远处,尹白离、扬之水、云乙逸三人走了过来,首先开口的是尹白离,凝重道:“ 战斗已经开始了,务必要认真,争取参加天罪大战的名额。 ”
  扬之水附和:“ 青龙学院,有些角色还是很厉害的,通幽、驱神、担山、禁水、借风、布雾、祈晴等三十六天罡,每一个都不弱,还有青壬武、王辛云、张乙飞三个公子哥,实力不可小觑。 ”
  风甲伦变得郑重起来,之前就见识过通幽、禁水、祈晴三人的本事,对此身有体会,她们的手段大都还是隐藏的,没有外显,因此更加需要认真对待。
  通幽,可以任意穿梭空间,这个本事风甲伦是亲眼见过的,倘若不是因为他的阴阳眼,恐怕就要被她给阴揍一顿。
  禁水,操控水元素,之前就一直克制风甲伦的水灵气,让他无法正面和她战斗,处于下风。
  祈晴,金口玉律,说要天晴便天晴,这诡异的力量至今风甲伦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三位顶尖的法师,非同寻常。
  至于三位公子哥,风甲伦只见过张乙飞,并且从他的口中了解到青龙学院的野心,想要独占27个参加天罪大战的名额,只留9名额给回风学院。从某一方面来讲,这是他对于自身实力强大的自信。
  风甲伦看向尹白离,询问道:“ 你们有什么想法吗?青龙学院那些法师我曾经碰到过,都很强。 ”
  “ 放心,法师方面有文美姐在。 ”尹白离看起来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一提到文美,风甲伦这才发现文美不在,环顾四周,也不见人影。
  “ 文美姐呢? ”风甲伦问道。
  扬之水:“ 她去照看侄子去了。 ”
  “ 你怎么知道的? ”风甲伦疑惑。
  扬之水笑了笑,道:“ 昨天晚上,我给那个夏乙日疗了一次伤。 ”
  风甲伦微眯双眼,脸色有些冷,问道:“ 为什么要救他? ”
  “ 因为只有救了他,文美姐才能安心和我们一起参加天罪大战。 ”尹白离开口解释道,她的目的只有一个,一切为了天罪大战。
  风甲伦不语,这下夏乙日又活了,对他来讲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 走吧,咱们去看看比赛。 ”水丁生转移话题,不想风甲伦、尹白离再在夏乙日这个问题上纠结,“ 听说,徐乙剑和一个叫做丹瞳的人杠上了,待会就要正式对战了,咱们去看看吧。 ”
  风甲伦一听徐乙剑,正好看看他的《五行炼体》和自己的《五行法体》有什么区别,答应了下来。
  一行人,走到金擂台这边,回风学院学生最高战力的地方。
  徐乙剑早已在台上,他的对面是一位女子,两人四目相对,战意渐浓。
  裁判,张乙道。
  “ 我宣布,比试开始。 ”